我的建议是,不要关注这个垃圾。

白开水流选手

嘉金/雷安/胜出/轰出/偶尔嘉瑞

all安,卡左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小老公你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收到合志的样刊了!!多图预警


真的超激动超开心,不过我一向不怎么会夸人——所以如果我能用我拙劣的语言让你们感受到它的好,就已经是可以上天了(我听说日本的河童有三个肛门,可以靠放屁上天,实属神奇!)


因为是样刊所以工艺什么的还不是加的很全,不过这样子就已经特别棒了!光是前两页就已经让我的心脏砰砰跳起来,直接进入气氛哈哈哈。

文字看起来真的很舒服,视觉上的还有它本身所蕴含着的。故事我全部都很喜欢,感觉上我觉得除了我自己写的都很好看哈哈哈哈哈哈。我实在很好奇,局子里天天嚷嚷要掰断彼此几把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写出来这么温柔的文字和精彩故事的。


外面天气很好,偶尔会有鸟鸣。是个看本滴好...

【凯幻】代价

是我自己写过最满意的凹凸同人。


————

“起来,紫堂幻。”

凯莉的脸上很少会出现生气的神情,而此时此刻她嘴角的那抹笑已经消失不见。海一般的蓝色里清晰的映出了紫堂幻现在的这副样子。

“要死也得给我死的体面一点!”

紫堂幻感觉到对方隐约是弯下了身來,然后用右手提着他的领子硬生生让他和大地的怀抱分离开。一瞬间的失重感令他有些猝不及防,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喘声。

意识不是很清楚了,紫堂幻的视线涣散的很,甚至无法集聚在一个点上。隐约中只看到凯莉那标志性的黑色长发晃来晃去,然后身体一轻就趴到了什么温热的东西上。

“让本小姐背你,可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

凯莉费力的把对方背到了身上,蓝色的眼睛瞥向紫堂幻,恶狠狠的说...

【嘉金】愿赌服输

实际上是跟之前写过的那篇《闭嘴》合成了一个。

望食用愉快☆


——

“愿赌服输,金。”


“愿赌服输。”


凯莉和紫堂幻看着他如此说道。


“一定要去吗?”金知道此刻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缺少底气,但还是盯着俩人的眼睛企图能把这一局给赖过去。


“当然了,玩之前就说好了嘛。你看紫堂幻脸上都已经贴多少个纸条了。”凯莉看着对方犹豫不决的神情,眼珠转了转拿着手里的扑克牌就凑了过去。被提了名的紫堂幻在一旁跟着点点头,纸条后那张脸上的神情堪称欲哭无泪。


“那...好吧。”横竖都是躲不过了,金深吸一口气把手里的牌放下然后站了起来。凯莉的眼睛里滑过狡黠的神色,她看向金:“任务要求...

【雷安破万联文】从一瓶药开始的

“姐,要不咱们还是别试了吧?”


凹凸大厅内,埃米一路追着艾比劝说。而后者的态度从始至终都很坚定,扭过头两人的视线对上:“不行,绝对不行。”


埃米有些着急,快走了两步到她旁边摊开手道:“那万一凯莉她没安好心怎么办?”


“衰仔!你知道姐这次为拿到这个花了多少积分吗?”艾比说这话的时候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空着的那只手在身前攥握成拳,埃米确信那一刻他在艾比的眼睛里看见了星星,“这一回,我一定要靠它找到命中注定的好男人。”


真的可行吗...看着自家蠢蛋姐姐大笑着陷入了粉红色幻想,埃米不由深深替她感到担忧。


就在三天前,艾比背着他跟凯莉做了一个交易。虽然这种行为在凹凸大赛中...

【雷安】说实话总得付出代价

内含破车注意,双偶像梗

——


安迷修最近被人黑的很惨。


起因不过是某次行侠仗义时被狗仔拍了下来,扭曲事实后在网上大肆发表。公司当时也就当做是一般哗众取宠的言论,所以只在微博上发了个声明就敷衍了事。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随着天数的增加,这个明显是恶意诋毁安迷修的新闻热度不减反增,甚至一度上了微博的热搜。


无数的人都就这张照片的画面去讨论安迷修,虽然好坏言论各不一,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件事情肯定在人群中间引发了相当的轰动。如果再无人制止,恐怕就会严重牵扯到安迷修及其公司的声誉问题。然而就在上面传下来话的同时,微博里的某条帖子静静浮上了首页。


它发表于这件事情后的第三天,题目...

金。

【瑞金】要说为什么,那可能因为这就是幼驯染吧



格瑞跟金,他们是关系最要好的朋友。虽然格瑞单方并不愿意这么承认。

“格瑞,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对吧?”

金往前快跑了几步,格瑞瞥了他一眼后便收回视线,扛着桃木刀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格瑞。”金不依不挠的追了上来,“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吧?!”

格瑞停了下来。

在几个月以前,金问过他同样的问题。他当时正盘着腿坐在地上修炼,听到对方这么说之后也就点了点头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算是应许。结果下一刻金就直接扑了过来,两只胳膊牢牢的搂着他的肩把脸蹭过来。

“格瑞,我就知道你也是这么想的!”

被对方这么近距离的搂着,格瑞不自然的抖了抖。事实上他有些吃不消金这种表达亲昵的方式,虽然他也很开心没错。但...

【雷安】谁捡到归谁

内含车注意。

———


雷狮看到安迷修的时候,他正躺在楼梯间的位置低声喘着气。黑暗中沉默被无限拉长,他的视线从对方捂着肚子的手移至地上凌乱搁置的冷热流,脚步顿了顿。

他本来想就这么走过去的,但还是在即将越过对方的时候停了下来。雷狮蹲到了安迷修的身前,头巾的晃动有一瞬间将后者那仅剩无几的意识唤了回来。

“又把自己作成这样了?”雷狮的声音听起来颇有幸灾乐祸的意味在内,安迷修努力的想看清对方的脸上是不是也带着类似的神情,但是血却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将眼睛遮住。

一层薄薄的血痂。

“安迷修,我说过的吧。要死可不能死在我家门口,这会妨碍环卫工人的工作。”

雷狮的声音听起来忽而遥远忽而...

【胜出】你的眼睛的颜色以及其他

“爆豪少年,在这段时间内恐怕是要暂时失去色击的能力了。”

欧尔麦特将手里的打印纸放在了桌子上,与此同时做出强烈反应的,是站在桌前的绿谷出久。

“您是说小胜他...”

“没错。”


本来绿谷出久也只是想询问下幼驯染到底是中了敌人怎样的个性,但没有想到的是欧尔麦特会给出他这样一个答复。

所谓色击,指的就是看见颜色。这个世界上分有两种人,一种是看的见颜色的人。而另一种,则是看不见颜色的人。人在刚出生的时候并不能分辨出黑白以外的颜色,这是这个世界的常识。但在他们到达十岁以前,都会陆陆续续的发生色击而看见颜色,从后者变成前者。

当然一辈子都没有发生色击的人也是存在的,就比如说绿谷出久。作为...

©东条北!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