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你的眼睛的颜色以及其他

“爆豪少年,在这段时间内恐怕是要暂时失去色击的能力了。”

欧尔麦特将手里的打印纸放在了桌子上,与此同时做出强烈反应的,是站在桌前的绿谷出久。

“您是说小胜他...”

“没错。”


本来绿谷出久也只是想询问下幼驯染到底是中了敌人怎样的个性,但没有想到的是欧尔麦特会给出他这样一个答复。

所谓色击,指的就是看见颜色。这个世界上分有两种人,一种是看的见颜色的人。而另一种,则是看不见颜色的人。人在刚出生的时候并不能分辨出黑白以外的颜色,这是这个世界的常识。但在他们到达十岁以前,都会陆陆续续的发生色击而看见颜色,从后者变成前者。

当然一辈子都没有发生色击的人也是存在的,就比如说绿谷出久。作为万里挑一的个例,他们一生都没有可能看见除去黑白颜色以外的世界。

而失去色击的能力,就好比是从前者又变回了后者。

这种困难的处境正是绿谷出久所明白的,所以当他听说爆豪胜己居然会中这样的个性时,几乎是变得比其本人还要紧张。

“所以。我希望绿谷少年你可以在这一段时间内照顾爆豪少年,因为...现在看来你可能是我们最佳的人选。”欧尔麦特犹豫着,还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绿谷出久。

“...好的!”绿谷出久点点头,掌心冒出汗意。


>>>


“今天也一起走吧?”

饭田天哉背着自己的包,和丽日御茶子一同走到了绿谷出久的桌子旁。

“我今天...”注意到两个人的靠近,绿谷出久停下了手里收拾书包的动作。然后右手习惯性伸出食指在脸上挠了挠,视线看向前面已经空掉了的位置,“我今天的话有点事...恐怕就不能跟你们一起走了。实在是十分抱歉...”

对此丽日御茶子报以理解的微笑,说了声没有关系后就拉着一旁本有些欲言又止的饭田天哉离开了。绿谷出久看着俩人在楼梯口消失的背影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同时从窗口往外看去。

爆豪胜己的身影十分清晰的出现在校门口。

“糟了!”绿谷出久立刻拽起了包,然后快速的从座位那里离开直奔校门而去。

还好对方走的并不是很快,绿谷出久用尽了全力奔跑没多久后就看到了对方的背影。爆豪胜己正一个人佝着背走在路上,背包卡在肩胛的位置。绿谷出久在隔着对方有几米远的位置就停了下来,有些犹豫。

要不要跟对方说呢...

正思考着要如何开口,就看到对方一脚踢在了前面那个挡路的易拉罐上。砰的一声巨响,连带着里面剩余的液体都炸飞到了空中。

“咕...”

绿谷出久见状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


小胜的心情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视线在那个已经成了几片的易拉罐和爆豪胜己的背影上来回看了几下,绿谷出久猛地一缩脖子还是快跑了两步跟上去,闭了一下眼睛后喊出声。

“小胜!”

喊第一下的时候对方并没有反应,于是他喊了第二声。

爆豪胜己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在看清了来人是谁后他眯起了眼。

“啊?”

小胜的声音听起来阴沉至极,这让绿谷出久一下就愣在了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冷汗自脸颊处滑下。

“小胜...今天放学的话一起走吧?”

“哈?”爆豪胜己闻言微怔,随即反应过来后瞪大了左眼,“你这家伙,是来专程看我笑话的吗?!”

“我,我没有啦!”绿谷出久慌忙的摆手,他深知以对方的个性,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所谓的帮助的。所以怕他在路上会出意外什么的这种话是绝不能说出口的。

“小胜...你想咱们两个回家也顺路。刚好今天有点事情我就不能和饭田同学他们一起回去了,所以...”绿谷出久顶着对方几乎要冒出火一般的眼神艰难的说着,但实在是编不出来什么话了。

索性爆豪胜己也并没有耐心等他说完,“嘁”了一声后便直接转身走了。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一路上的气氛都显得有些尴尬,绿谷出久眼观鼻,鼻观心的走着。视线木然,只盯着脚底下的路看。他不敢离爆豪胜己太近,又不敢离太远。冷汗自额头落下来,他亦步亦趋的跟在对方身后,企图说些什么来活跃气氛但又苦恼于并没有什么话题。

万一再引起反作用就不好了...他这么想。

时间便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消灭了大半,转眼间再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到达十字路口的位置。红绿灯立于人行道的前端,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之间隔着半米远的距离。

他辨识了一下电子屏上显示的数字,立刻判断出现在还处于红灯。但等抬眼再往前看的时候,爆豪胜己却已经迈了一只脚出去,眼看就要走到大马路上去。

“等、等一下!”

绿谷出久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索性下一秒灯便已经切换回了绿色,横向的车流停止。

太好了...绿谷出久长舒了一口气,结果转过头就对上了爆豪胜己那张黑的不能再黑的脸。

“哈?你刚刚是在指挥我吗,废久?!”爆豪胜己显然是无比清晰的听到了绿谷出久先前那句话,手上甘油噼里啪啦炸裂的声音响起。

完了...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以后还有一个没解决...绿谷出久眼看着对方的脸色有愈来愈黑的趋势,一下子整个人僵硬起来。

“十...十分抱歉!”


>>>


这样真的可以吗?

绿谷出久在心里重复了这个问题第十次以后终于到了家。

“我回来了。”他将鞋脱下来放在玄关的位置,然后一路上了楼。将书包放在桌子上的同时视线瞥向窗外。

果然还是很担心啊...

他在心里这么默默地想着,然后拉开椅子坐下。

“晚上想吃什么?”绿谷引子在门外问他。

“都可以!”

绿谷出久敷衍的答了一句后便趴在了桌子上,手里一面转着笔,一面想着爆豪胜己的事情。

不会出什么事的吧?

[那家伙不仅是个无个性,而且还是先天性无法色击哦]

[什么什么!不是吧,这么倒霉?]

[哈哈哈哈你看他那个样子。]

脑海里在一瞬间闪过了些许的画面,绿谷出久摇摇头将那些不愉快的回忆统统都甩掉然后一头扎进了胳膊里。

他自己是最清楚这些的,无论是同龄人的非议还是...看不见颜色的难过。

这样的事情他早就已经忍耐了十几年,是可以放下的事情了。但是小胜呢?虽然只是暂时性的因为中了个性而无法看到颜色,但他们谁都不清楚会在什么时候恢复。

而且偏偏还是最要自尊心的小胜...

绿谷出久的手一下子攥紧,良久后苦笑。

所以果然又要多管闲事了啊。


>>>


虽然事先已经做好了那样的觉悟,但当早上刚睁开眼就听到不远处那一声爆炸后,绿谷出久还是猝不及防的心跳暂停了一秒。

果然出事了!

快速的瞥了一眼爆炸的方位后绿谷出久抓起书包就匆匆忙忙的冲了出去。

“妈,我先出门了!”

使劲用脚在鞋子里蹬来蹬去的绿谷出久,在玄关的位置踉踉跄跄。

“今天走这么早?可是出久你的早饭还没有做好啊。”绿谷引子手里拿着铲子从门那里探头出来,脸上看起来有些担忧。“我在路上吃就可以了!”绿谷抓着书包就往门外跑,然后另一手提着裤子把上衣的衣角塞在里面,“我出门啦!”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啊。”绿谷引子十分担心的看着绿谷出久一溜烟冲了出去,“话说不吃早餐的话真的没问题吗?”

可以说绿谷出久一路都在辨识着路标极力的奔跑着,因为并不清楚爆豪胜己那一下到底是引发了多大的骚动所以他必须一个个的去排除掉。

小胜这家伙...千万别弄出什么大乱子才好啊。

“哈...哈...”绿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然后不断在心里面祈祷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第三个巷子口左转,然后直走!

脚步在看到对方身影的时候便收了下来,绿谷出久停在离对方不远的位置。爆豪胜己正在巷子里面靠墙站着,手里似乎还在往外漫着硝烟。脚底下还躺着什么人的样子...

迅速的判断了场内情况后绿谷出久咽了口唾沫。

“小胜...”

对方闻言转头:“什么啊,又是你。废久。”

“你在干什么...”绿谷出久走近了几步,才看见地上躺着的那个人似乎是盗贼打扮模样的人。手里还拿着一个棕色的女士钱包。

爆豪是绝对不会拿这种钱包的,那就说明...

“啊...太好了。”绿谷松了口气然后软软的靠在了身后的墙上。从刚刚听到骚动开始他就马不停蹄的赶了出来,几乎是在确认没有事情后便有些脱力的向后倒去。

还好是这么件小事...但小胜弄出的这个动静也未免太大些了吧。

从刚刚注意到绿谷出久开始,爆豪胜己便一直盯着对方看。然后清晰的将对方的每一个反应都捕捉到了眼睛里,尤其是最后那个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脸上青筋暴起。

“哈?!你这家伙——!”

“真的是非常感谢!”就在爆豪胜己忍不住怒火的时候,一个妇女及时出现在了巷子口打断了两人。看起来像是钱包的主人,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今天似乎有些幸运过头。只见对方在看见爆豪胜己的同时眼睛一亮,然后就冲了上来两手抓住爆豪。

“真的是非常非常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我的钱就要被这个坏家伙给抢走了。你是雄英学院的学生吧,我相信你一定在以后会成为一个特别棒的英雄的!”

她看起来似乎十分激动地样子,而相对应的...绿谷出久将视线移到了爆豪胜己的脸上,小胜却露出了十分罕见的表情啊...是在不好意思?

注意到绿谷出久的目光,爆豪胜己立刻飞了一记眼刀过去。其中包含的意思大有你要是敢笑就死定了的成分在内。这成功的令绿谷出久那还没来得及展露出的笑意给硬生生吓了回去。

小胜...太凶了吧!

他有些忿忿的想到。


>>>


在成功的解决掉了抢劫案后,两个人便顺理成章的一同前往学校。

路上还保持着前一天的走位,爆豪胜己走在前,而绿谷出久在后面跟着。

这一回绿谷出久试图找些话题来活跃气氛,目光从周围那些设施上扫过,他脑内灵光一闪。“小胜你还记得这里吗,我们曾经在这儿一起玩过捉蜻蜓来着。”

诸如此类的话。

但得到的也不过是些不咸不淡的回复,爆豪胜己看起来似乎对这些不敢兴趣的样子。绿谷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但实际上——

爆豪胜己的目光从绿谷描述的那些街景上扫过,投影在脑海里的,是和记忆中那些有着颜色上差别的建筑。本是绿色,白色,棕色所组建起来的设施,却在此刻单调而又扎眼。黑色与白色。

这就是失去了色击以后,与儿时记忆相同的那个地方。

爆豪胜己的视线移向了身后那个沉默下来的家伙。

这就是...那个家伙所一直看到的世界吗?

心情没由来的烦躁起来,爆豪胜己嘁了一声。

“诶?!”这一声嘁令绿谷出久注意到了自家幼驯染投来的的视线,他反射性身体一僵,还以为自己又做了什么触及到对方的底线的事情。结果却看到对方只是不爽的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然后双手插到兜里面扭过头去继续外八字型的往前迈步子。

啊...什么意思?他有点疑惑。


这回在过马路的时候绿谷出久留了心,他快走了两步到马路的旁边。然后在红绿灯的位置稍稍弯下了腰。

这家伙又要干嘛?爆豪胜己盯着对方看。然后就见到绿谷出久朝他摆了摆手说可以过来了之类的。于是爆豪过去的时候便瞥了一眼刚刚绿谷出久看到的地方,是红绿灯上一处不太显眼的电子屏。上面写着3这样的字样。

稍稍想了一下,爆豪胜己立刻反应了过来。

这就是所谓红绿灯的标示?

绿谷出久在到达了马路对过后终于放下了一路提心吊胆的心。

总算是没有出什么差错,他想。

然而——“喂。”爆豪胜己突然开口。

绿谷身子一抖,然后条件反射的说道:“是!”

爆豪在注意到对方这个用词后眉毛皱了一下,但也没多说些什么。

“你...”爆豪胜己这次说到你字的时候,改用了比往常文明了点的用法,“一直都是这么过马路的?”

“啊...对。”绿谷出久反应了好久才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小胜怎么...?”

“没事。”爆豪胜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就跃过了绿谷出久往前走了。留下对方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站在原地。

——什...什么意思?

绿谷出久心想。


>>>


啊,真让人火大。


>>>


“所以我们常说不同的'个性'就要运用在不同的方面。比如在发生黑板上写出的这种情况的话,就可以参考下这个例子——”

绿谷出久听的认真,然后快速的拿笔在本子上写字。唰唰的声音几乎令全班都为之侧目,但他却丝毫不受影响的样子。

欧尔麦特继续往下讲:“蓝色的标示,就应该采用1号方式。而绿色的标示,就应该...”

嗯?听到这里,爆豪胜己下意识往后看了一眼,就看到绿谷出久的笔在这里猛地顿了顿,然后才往下写。但同时也在旁边画出红线标注出问号。

这家伙...红色的眼睛牢牢盯住画圈的那两个位置,嘴角不愉快的抿起。

“嘁。”


>>>


中午。

“小胜...要一起吃饭吗?”

绿谷出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然后站在爆豪胜己的桌子旁边。

“才不跟你去呢!”把对方给一把推开,爆豪胜己起身,“谁要跟你们这帮白痴在一起吃饭。”

“什么!”饭田天哉一下被激怒,对了上去,“你说我们是白痴?”

“难道不是吗?”爆豪胜己狰狞的笑了回去。

两人视线在一瞬间对上几乎要燃烧起来。

见状绿谷出久立刻把两个人给拉开,然后连着御茶子一同将饭田给扛出了门去。


“你是要跟那家伙一块回家吗?”

饭田在放学的时候再一次被绿谷拒绝了一同回家的邀请,目光挪向了前面已经空下来的爆豪胜己的位置,他若有所思。

“...是的。”绿谷出久挠挠脑袋。

“真不知道那种家伙有什么好照顾的。”饭田天哉长出一口气,手又摆成了往日的姿势在身前比划。然后被丽日御茶子苦笑着从背后给推出了门去。

“那我们就先走啦——!”这样说着然后消失在楼梯间。

“嗯,拜拜。”

然而摆着手说再见的绿谷出久并没有想到的是,在接下来回家的路上,他会遇到一个比前几天所有危机加起来还要大的危机。


>>>


“——!”

房屋被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摧毁,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看着马路上那个正肆意破坏着的罪犯。

“那个是!”绿谷出久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他从书包里翻出本子快速查阅,神色一下子凝重“这难道不是十年前就被送进了监狱的那个堕落英雄吗!”

“但这附近并没有英雄赶来...而且他的危险系数可以说是...”

“哈?也就是说这家伙是从监狱里面逃出来的吗?”

爆豪胜己打断了绿谷的话,两手于身后张开,甘油的味道飘出。

几乎是闻到了那股腥甜的同时绿谷出久瞪大了双眼:“等等小胜你该不会是要!”

“这种情况下谁还会等到那帮职业的英雄来啊!当然是要——亲自上的吧!”爆豪胜己的手心猛地喷出火焰,整个人一瞬间出现在了半空中。

不是的...绿谷出久在心里呐喊。

我怕的,是你破坏力可能会太大了啊!

但出乎意料的是,爆豪胜己掌心的火焰却收敛的的得当,手掌的汗液骤然爆炸后却被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向那个人炸了过去。

“小胜...”绿谷出久小声的叫出对方的名字。

咋一看起来,爆豪胜己确实是有效的挡住了敌人的攻势。但随着战斗的推进,绿谷敏锐的发现了一点。爆豪胜己的动作似乎显得较往常要迟疑的多。

为什么?是因为中了什么延迟的个性吗?但是...这个英雄的个性似乎并跟这个不能沾边啊。

对了...是因为不能看到颜色从而令判断迟疑!

意识到这一点的绿谷出久一下紧张起来,因为对方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相反,他是从监狱里逃出来的叛变英雄。可以说经验只能比他更要老辣,这么简单的事情对方没理由没能察觉。

果然——

“喂,你这家伙...该不会是没有发生过色击。是一个色盲吧!”

罪犯突然哈哈大笑。

“...糟了!”绿谷出久焦急的在心底呐喊出声。他这一声糟了并不是因为犯人发现了这点,而是因为担心爆豪胜己对此做出来反应。

果不其然小胜的表情一下变得糟糕起来,但与此同时出现的是敌人嘴边那抹狰狞的笑。绿谷出久意识到大事不妙。

要冲上去吗?但他还没办法完全掌握one` for`all的力量...那样的话,就像开学测试那样用手指上好了!绿谷出久几乎是做出决断的同时就将两个人的书包扔在了地上,然后猛地一跳出现在半空中。

明白自己的优势已经完全丧失掉的爆豪胜己一下子就暴躁起来,对方是一个实力十分强的人他自然也是明白的,但眼下要是被识破就难行动的多。

绿谷出久自然明白这一点,但他和小胜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他已经习惯这种情况有十多年了,所以基本上根本不成问题。敏锐的观察着时机,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的视线在空中对视。

啊,那个家伙也上了吗!暴躁感虽然自心底涌起,但爆豪胜己还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并不是无法战胜的!

虽然对方的攻击力足够强,但他似乎在发动个性的时候有冷却的时间在内。在先前就已经观察到了这一点的绿谷出久在心里快速的判断,同时不断的找着对方的弱点。

直到,

“小胜!”

终于,绿谷捕捉到了那千分之一的机会。

CHANCE——!!

爆豪胜己也在那一刻眼中一亮。


“和小胜眼睛一样颜色的位置!”


明明只是个DEKU而已。

爆豪胜己的手心猛地迸发出了火焰。

暴躁感从未如此的强烈过,却又好像掺杂着其他的一些情感在内。


“给我去死——!”

“smash——!”

两个人的声音在那一刻重合。


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过后,三方的力量全部炸到了一起。

与此同时搜查队及时赶到。


两人同时失去了意识。


>>>


再醒过来的时候爆豪胜己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

脑袋的位置还有些疼,爆豪胜己骂骂咧咧的坐了起来然后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

这是在医务室...?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他看到了床上留着的便条,拿起来看的时候,上面写的大致意思就是说,下次如果再这么不知分寸的胡闹,治愈女郎就要上报给学校了。

“无...”

无聊两个字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旁边窸窸窣窣的一阵响声。因为这回伤的并不算太重,所以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苏醒。然后爆豪胜己在偏过头那一瞬间愣住了。

那些颜色,他又都能看见了。

“好像...恢复了?”他小声道。

米黄色,红色,淡蓝色以及——

绿色。

绿谷出久愣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看起来的时候看起来似乎特别开心。眼睛一下瞪得很大:“真的是太好了小胜!”

“好什么啊你个白痴。”爆豪胜己看着旁边的家伙。

“恢复的人是我又不是你。”

“但是...”绿谷出久欲言又止。


“还有,你刚刚说的那句跟我的眼睛一个颜色是什么意思?”

“...?!”

“你知道我的眼睛是什么颜色吗?”

“不知道...”

“那听好了。”爆豪胜己的烦躁感一下燃烧起来,然后又在想到什么之后戛然平静。他从这边翻身下床,然后直接压上了绿谷出久那边,两个胳膊撑在对方的头侧。

绿谷出久一下被吓到,不敢乱动大气也不敢乱出。爆豪胜己满意于他的反应,然后压了上去用特别恶劣的口吻说。

“我的眼睛可是红色的。”

“而你的眼睛和你的名字一样,都是绿色。”

蝉鸣的声音在那一刻瞬间大了起来,绿谷出久看着近在咫尺的爆豪胜己的脸,一下子爆红。


什么...

——

风从窗户那里吹了进来,把绿谷出久放在抽屉里的笔记本吹开。

在那两个问号的旁边被人用笔粗暴的写下了好几行字。

“蓝色就是和天空一样的颜色!绿色就是你那个蠢不拉几的头发的颜色!”

“下次再让我看见这么蠢的问题就宰了你哦。”


END.

第一次写胜出有不好的地方地方还请...包容!

想要评论…

评论 ( 59 )
热度 ( 404 )

© 东条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