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谁捡到归谁

内含车注意。

———




雷狮看到安迷修的时候,他正躺在楼梯间的位置低声喘着气。黑暗中沉默被无限拉长,他的视线从对方捂着肚子的手移至地上凌乱搁置的冷热流,脚步顿了顿。

他本来想就这么走过去的,但还是在即将越过对方的时候停了下来。雷狮蹲到了安迷修的身前,头巾的晃动有一瞬间将后者那仅剩无几的意识唤了回来。

“又把自己作成这样了?”雷狮的声音听起来颇有幸灾乐祸的意味在内,安迷修努力的想看清对方的脸上是不是也带着类似的神情,但是血却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将眼睛遮住。

一层薄薄的血痂。

“安迷修,我说过的吧。要死可不能死在我家门口,这会妨碍环卫工人的工作。”

雷狮的声音听起来忽而遥远忽而接近,这让安迷修颇有种想把对方拽过来按着打几下的冲动。但实际上他现在连抬一根手指头都费劲。

“离…”

嗯?这个骑士在说什么。

雷狮凑近了对方才听清楚。

安迷修说的是离他远一点。

该死。

心里越是恼火,脸上的笑就越是灿烂。雷狮提着对方的领子站起身,安迷修衬衫上的大片血迹立刻露了出来。

“我可听不清你在说什么。但我知道地上的东西——谁捡到,归谁的。”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安迷修已经躺在了浴缸里。略显茫然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就听到颇为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炸起。

“醒了?”

先看到的是那双紫色的眼睛,然后就是对方脸上那明显不怀好意的笑。

“雷狮…”安迷修起初吃了一惊,但这个进展还并不算意外。昏迷之前他最后的印象就是雷狮在他面前蹲下。

不过出现在敌人住的地方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醒了就醒了吧,生命力倒挺旺盛的。”雷狮看了一眼浴缸里的家伙,然后啪的一下打开了手里淋浴的开关。

“你干什么…!”安迷修被喷出的热水冲了个措不及防,雷狮这家伙显然不是那么好心,这个水温几乎能把他烫熟了。“嘶”的一声倒吸了口凉气,安迷修转头看向一边的雷狮。

“抱歉抱歉。”雷狮见安迷修狠狠的瞪向自己,极不走心的道了个歉然后把淋浴关掉,“没注意到你还穿着衣服。”

“我说的是…”安迷修话说到一半才注意过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不是穿没穿衣服的问题,也不是水温的问题——而是

他立刻拿手撑在浴缸的沿上想起身。

他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你是要自己脱衣服?”雷狮蹲了下来,和安迷修的视线齐平。

保姆绿。

他想。

“我要回去。”

“…你说的该不会是想回家吧。”雷狮沉默了一下,收敛起笑,眼中滑过绛紫。

安迷修没理他,虽然现在身体的状况已经要比他刚才好上了很多,但就这么站起来还是让他脸上比刚才少了几分血色,抓着浴缸边的指骨泛白。

雷狮的视线在那双手上停留了片刻:“你该不会傻到以为在敌人的家里还能来去自如吧?”

“雷狮你到底想干什…么!”

安迷修被对方按住了肩膀压回浴缸里,如果不是胳膊压在缸底,恐怕下一刻头就要狠狠撞上去。

“当然是实行人道救助啊。”

鬼才信。

把外套脱掉搭在了一旁的椅背上,雷狮起身把淋浴头重新拿到手里,然后往右掰了掰水龙头。安迷修彻底放弃了,反正看对方的意思估计也只是想玩一玩,那就等他什么时候玩够了再跑。

“我真的很贴心。”

雷狮把淋浴打开,这回水流明显比刚刚的温度要好了很多。伸手把安迷修受了重伤的左腿搭在浴缸边上,他举着淋浴头就往下撒水。

安迷修的衣服立刻粘在了身上,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件最喜爱的,但此刻不仅沾上了血迹还打湿成透明色的衬衫,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末了才干巴巴从嘴里挤出了一句:“衣服。”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雷狮笑眯眯的看他。

这家伙果然是故意的吧!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锋片刻,安迷修是怒视,雷狮是含笑。半晌过后还是前者败下了阵,反正都是男人,倒也不怕害羞不害羞什么的。

伸手将衬衫扣子解开,安迷修略带吃力的把它们和伤口连接的地方小心翼翼分离。已经结了痂的部分和衣服紧紧粘合,明明只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做下来之后却让他满头大汗。

雷狮一动未动的盯着他看:“真想知道是谁把你弄的这么狼狈的。”

安迷修停下了解裤子的动作,那双被雷狮联想到祖母绿的眼睛警惕地看过去:“你要干什么?”

雷狮的笑比刚刚更加灿烂。

“当然是找到他然后好好的感谢他了。”

恶党!

安迷修恶狠狠的想到。


>>>


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过程中除了安迷修几声因触碰到伤口而发出的闷哼以外,再无说话声。

雷狮的动作并不能算的上是细致,他甚至连肥皂都没有给安迷修打。只是简单的清理伤口的工作。

但是烦躁感却在他解开安迷修缠在腿上的绷带时一点点漫上来。那上面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疤,有新的,也有旧的。

“你想什么时候死?”

举着淋浴往下的时候,雷狮冷不丁问了一句。

他什么意思…安迷修看了对方一眼,却瞟到对方正专心致志的盯着自己大腿看。就算两个人都是男的,但不免还是有些脸上发烫。

“和你无关。”安迷修别过头去。

“说的好像我要给你收尸一样。”

“嘁。”

整个清理伤口的时间用了两个多小时,俩人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大汗淋漓。一个是累的,另一个是闷的。

把空调遥控器拿过来按了下以后,雷狮就又进了浴室打算冲个凉水澡。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在临进去之前恐吓安迷修。

“你要是敢跑的话就死定了。”

“……”

安迷修还真的有这个意思。


反正用恶党的东西也是用,本着多少能报复一下对方的心理,安迷修从柜子里翻了套衣服出来然后穿在身上。

雷狮的衣服要比他的号大很多,这就导致他不仅上衣过膝,裤子还直接拖了地。

这很不公平。

安迷修满是忿忿的把裤腿挽了上去,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到了自己原来那套衣服边上,摸了摸发现冷热流还在。

居然没有把武器拿走吗?

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浴室,安迷修越发搞不懂对方在想什么。事实上对这个房子的构造安迷修并不陌生,他以前来过,而且不止一次。不过那都是为了任务才来,并不是像现在这样穿着对方的衣服站在这儿。

再提一句,那就是他还住在雷狮对面。

“你没走啊。”雷狮冲澡冲的很快,拧开浴室门出来之后他一眼就看到了客厅那儿站着的安迷修。在发现对方穿着自己衣服的时候,他明显愣了一下,随即一边拿搭在肩上的毛巾擦头,一边调侃对方。

“你那么喜欢我啊?”

没理会对方这个恶俗的玩笑,安迷修看向雷狮:“我可以回去了吗?”

“嗯…”雷狮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像是看猎物一样的目光看向安迷修,然后拉开一个笑,“不可以。”

“……”安迷修越发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了。

“那我睡哪?”

空调是最舒服的23度,冷气吹过来的时候刚洗完澡的两个人都抖了一下。雷狮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就接受这个事实。

不过这样也才有趣。

“睡地板。”

“……”

“骗你的,当然是睡床。不过为了防止你逃跑,你得跟我一起睡。”

“……”还是睡地板吧。


>>>


安迷修僵硬的躺在雷狮主卧那张大床上,他还是没办法接受这颇为戏剧性的转折。但是雷狮似乎乐在其中的样子。

关了灯以后,安迷修几乎是肉眼可见的紧张了起来。他侧身背对着门的方向躺着,然后就感觉到床窸窸窣窣的一阵震动后雷狮爬了上来。

被子撩开又落下,安迷修腿部的肌肉一下绷紧。

不过雷狮没有再有什么动作,他平躺在安迷修的右边。黑暗中两个人都盯着天花板没说话。

这太荒唐了,恐怕说出去都没有人信。

他居然有一天会跟恶党睡在一起。

“…你睡觉的时候有说晚安的习惯吗?”

静默过后,雷狮的声音忽然响起。

“啊?”安迷修没反应过来。

“有吗。”

“…以前有。”

“那——”

安迷修感觉到对方大概是翻了个身,呼吸喷在他的后脖颈上。

“晚安。”

搞什么…

雷狮的夜视力很好,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安迷修看。然后就看到对方先是不自然的抖了抖后,然后回了他一句。

“…晚安。”

满意的眯起了眼睛,雷狮的胳膊直接搂了上去。

“你干什么…?!”安迷修没料到雷狮居然还会做这种动作,微微侧过头他瞪了对方一眼。

“怕你逃跑,一点小措施。”雷狮眼里含笑。

“……”

是故意的吧,他。但实在是撑不住了…

困意涌上,安迷修闭上了眼睛。

雷狮听着对方的呼吸逐渐趋于平静,然后不动声色的又凑近了些,把被子往上拉。


深夜。


>>>


安迷修从来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一觉。

以前的时候他总是习惯于在半夜惊醒,但这次却直接一头扎到了天亮。颇为复杂的睁开了眼,安迷修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在哪里出了问题。

再怎么说这也是恶党的家,恶党的床…

动了动他想从床上坐起来,却被雷狮压到身上的胳膊所制住。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整个贴了上来,手脚并用把他给压在床上。

“……”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安迷修心中所想,就在他要把视线移开的时候雷狮醒了。

紫色和绿色的眼睛一下对上。

“一早上就用这么炙热的目光看着我,真令人害羞。”雷狮一边说着足以让安迷修羞红了脸的话,一边从床上爬了起来慢条斯理地换衣服。

真气人啊,这家伙。

安迷修咬着牙恶狠狠掀开了被子从床上坐起来,这一切都显得太过自然以至于他都快忘记自己的左脚受了伤。

钻心的疼痛自大腿根和脚踝处传来,安迷修一个重心不稳立刻摔向地上。要遭!看着离脸越来越近的地面,安迷修在心里大呼这下要完蛋了。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雷狮及时的挡到了他身前。安迷修一抬头就望见了对方的笑:“又是凝视又是主动送怀抱的,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

本来到了嘴边的谢谢又被吞了回去,安迷修露出了一个不亚于雷狮灿烂的笑。

“去死吧,恶党。”



“然后呢,你要去找那个打伤了你的人吗。”

雷狮把头巾系好,从镜子里看向床上正擦拭着冷热流的安迷修。

安迷修的动作顿了一下:“雷狮,这跟你没关系。”

“就凭你现在这样子,恐怕今天我就要捡到你的尸体了吧。”

“……”

“雷狮,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说过了不是吗,好好感谢他啊。”

两人的视线于镜中交汇。

“那,我就先出去了。”雷狮转身将雷神之锤取了出来拿在手里把玩,“你慢慢在家里玩。”

安迷修闻言看向对方:“你去哪?”

“买早餐。”雷狮把一边的钥匙拿了过来塞到裤兜里,拍了拍之后打开门,“还是昨天那句话,你要是敢跑的话,就完蛋了。”

安迷修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腿:“那也得能跑得出去吧。”

“嗯,真乖。”

雷狮说这句话的时候,冷流直接蹭着头发插到了旁边的墙上。

“雷狮,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但如果你只是为了耍我,你恐怕也就这几天能开心开心了。”安迷修的声音冷了下来。

雷狮收了收下巴,眼底紫意浓重。

“是啊。”


出了门以后雷狮就将手机从兜里掏了出来,翻出联系人里的第一位打了过去:“喂,卡米尔。是我。”

“什么事,大哥。”没想到雷狮会这么早就给他打电话,卡米尔从床上坐了起来有些困惑。

“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

“谁?”

“安迷修。”雷狮站在红绿灯边上,看着前面行人往来眼睛眯了起来,“我要他这两天所有的行踪。”

那边卡米尔的声音顿了顿:“安迷修?你们俩又对上了?”

“他跟个死尸似的躺我家楼道里,我也没办法啊。为了不影响市容就给收了呗。”

“我知道了,十分钟后给你回电话。”

“谢了。”

挂掉电话以后雷狮就把两只手插到了兜里,径直往早餐铺而去。

豆浆,油条,麻花…

隔着展柜雷狮弯下腰往里看了看,那个病号喜欢吃什么来着?想了想雷狮指着里面的一样抬头问:“老板,你们这…”

然后就听到外面突然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雷狮动作一顿,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黄色和蓝色的光影自门口猛的一闪而过。

眼睛眯起来,嘴边笑意涌现。

“很好。”


慢悠悠的从早餐铺里提着塑料袋里走了出来,雷狮站在大街上左右看了看。兜里的手机适时响起。

“大哥,查出来了。”

“什么结果?”雷狮往右边看去。

“这两天安迷修在调查一个非法集团,昨天正好赶上这个集团和另一伙势力谈生意,他们手里有一个人质,安迷修他…”

“我知道了。”雷狮打断卡米尔的话,“我需要他们头目的名字,以及排行榜。”

“奎特,67。”

“因为一个人质而被67的废物伤成这样,安迷修这第五似乎也不怎么有说服力啊。”雷狮看向人群骚动的方向,眯起眼。

大概猜到了雷狮要做什么,电话那头说道。

“小心。”

“嗯。”


“安迷修,你是真的不知道死活。”

奎特被逼到死巷的尽头,看着那个自称为最后的骑士的家伙拖着双剑靠近自己。

“奎特,我早就说过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奎特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随即脸上的神情诡异起来,“我也早就说过了。”

双手在身前猛的拍了两下,无数人影立刻从阴影中闪现。安迷修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一手;立刻警惕起来,压低身子摆出战斗的姿态。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在受了重伤的第二天出来。”奎特说。

“切。”安迷修提着冷热流在手,眉毛皱起额头上满是冷汗。

奎特说的话不假,光是刚刚那几个跳跃就已经让他的左腿负重不堪,更不要提肩膀上的伤能坚持多久了。

“哟,大清早就这么热闹啊。”

就在这时,巷子口却突然晃进来一个人。

奎特和安迷修的身形全是一顿。

雷狮…安迷修看向巷口那个家伙,他手里甚至还提着早餐,样子像是普通的上班族那样。但是…

雷狮就这么无视众人的目光走了进来,和他脸上神情不同的是,他的眼睛里并没有笑意。

“就是你把这个白痴骑士打成昨天那个死样的吧。”

奎特的腿一下就软了。

“第四名…雷,雷狮。”

“真巧啊。”奎特从对方那双紫眸里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半小时前我刚跟他说过要好好感谢下你呢。”


“———”


“快看!那是什么?”

街上的行人突然再次骚动起来,视线瞥向一个方向。本应是晴空万里的天空却在某处突然乌云群聚,内里还不断闪动着银色的电弧。

“乌云…?不对!闪电落下来了!”

那一道雷大概有碗口粗细,去势极猛。看的所有人都咽了口唾沫。

“不会出事吧…”


“也不是很强啊,第67?”

雷狮把锤子收回了身后,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那撮灰,然后视线移向安迷修。

“我不是说了让你呆在家里不要乱跑吗。”

安迷修还没从对方突然的死亡中回过神,闻言一愣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

“骑士,你完蛋了。”

雷狮的眼睛弯了弯。



“雷狮,你把我放下来!”

安迷修根本没想到对方会把自己给扛起来,脸一下腾的红起来,挣扎着就想从雷狮的身上下来。

“安迷修。”雷狮掏出钥匙开门。

“什么?”

“我发现你这个人听不进去别人说话。”雷狮说这话的时候大概是笑着的,这让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寒意四起。

“你想干什么?”

“啊…干什么?”雷狮重复了一遍他的话,然后直接走到了卧室,恶劣的语气,“当然是要身体力行地让你明白一下听别人说话的重要性。”


安迷修此刻觉得从所未有的慌张,他的视线被雷狮用头巾给蒙上了。此时此刻除了头巾底端隐隐约约透来的那点光亮以外他什么都看不到。

雷狮想要干什么他也并不清楚。

“放心,不是要杀你。”

对方如此解释着就把头巾摘了下来蒙到他身后,垂下的带子则将安迷修的手绑了起来。

“喂…”

安迷修有一种强烈的不安的预感。



https://m.weibo.cn/5678180436/4129839558475268

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安迷修坐起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酸疼不已。

那些令人几乎羞耻到不想再提及的画面再度从脑内闪过,安迷修的脸一瞬爆红。

雷狮那个混蛋…

“醒了?”

抬眼的时候,对方正反坐在椅子上朝这边看。

安迷修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嗓子已经沙哑。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难道没有听清我前天晚上跟你说的那句话吗?”

“谁捡到,就归谁啊。”雷狮眯起眼。











评论 ( 119 )
热度 ( 2022 )

© 东条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