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说实话总得付出代价

内含破车注意,双偶像梗

——



安迷修最近被人黑的很惨。


起因不过是某次行侠仗义时被狗仔拍了下来,扭曲事实后在网上大肆发表。公司当时也就当做是一般哗众取宠的言论,所以只在微博上发了个声明就敷衍了事。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随着天数的增加,这个明显是恶意诋毁安迷修的新闻热度不减反增,甚至一度上了微博的热搜。


无数的人都就这张照片的画面去讨论安迷修,虽然好坏言论各不一,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件事情肯定在人群中间引发了相当的轰动。如果再无人制止,恐怕就会严重牵扯到安迷修及其公司的声誉问题。然而就在上面传下来话的同时,微博里的某条帖子静静浮上了首页。


它发表于这件事情后的第三天,题目的加粗黑体字格外醒目——《震惊!艺人安迷修的另一面为哪般?》


发布这篇长文章的人是名叫“安迷修一生黑”的博主,一看他的名字就知道文章内容肯定和黑料也脱不开干系。点开看的时候果然是这样,是篇洋洋洒洒有万来字的小论文。通篇都在黑安迷修,并且黑的不重复,字里行间都吐露着一股化不开的黑气——怕不是有杀父之仇。几乎看了的人都大为震惊,安迷修的真爱粉大感愤恨,而安迷修的黑粉则深深领悟到了自己的修行还远远不够。


但把通篇内容都整合成一句话的话,那就是——


“全他妈放屁。”


雷狮把手机关上扔到了一边,然后靠到了身后的椅座上。


前面开车的帕罗斯闻声扭过头:“老大,咱们今天去哪吃?”


雷狮抬眼看了他一下,然后视线落到车窗外。他看起来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浑身上下都透露着股戾气。


“我打赌他绝对是看到那条微博了。”帕罗斯跟佩利低语,但后者却报以一个疑惑的神情。孺子不可教也。


“去昨天那家烧烤店。”雷狮说着,视线倏忽停在了远处某一点。公司五层的灯还没有灭,他想都不用想都知道那是谁呆的屋子。离训练结束的时间早就过去了三个小时,没理由那个人还待在这儿。


“停车,我有点事你们先过去。”说着雷狮就按下了车把手,“卡米尔已经提前订好位置了。”


“好嘞。”帕罗斯什么都没问,把方向盘一转,他立刻踩下了刹车。与此同时雷狮从车内一跃而出,稳稳落在外面的人行道上,然后反手啪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头巾因动作剧烈而前后晃动着。


>>>


电梯一路直奔五层,在提示音响起后铁制的门缓缓向两边拉开,雷狮从里面走了出来。


鞋跟落在大理石地面上时声音听得清清楚楚,人都走得差不多了,隐隐约约还能看到里面的位置透露出一点光。雷狮走了过去,在看着两个同样亮着灯的房间沉默半刻后,果断将休息室甩在了身后走到练功房。


门并没有锁,而是半掩在那里。雷狮视线在那条缝隙上停留片刻后便轻轻抬起了右脚,随即在距离门不远处时加快了速度猛地一脚踹过去。剧烈的碰撞声过后,门被后面的磁铁牢牢吸住。


门内的人被他的大动作所吓到:“谁?!”


雷狮闻言满意的勾起嘴角,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不出他所料,安迷修果然待在这个房间里。


此刻对方正坐在地上,明显是受到惊吓的神情在他进来以后立刻转成嫌恶。


“是你,雷狮。”


“不然你以为谁会大晚上这么好心的来看——”雷狮拖长了音,“公司有没有忘记关灯。”


安迷修成功被前半句话给忽悠到,嘴角不受控制的往下撇了撇他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裤子:“既然你看完了,就可以走了。”


雷狮闻言挑挑眉,然后调整了下姿势把手扒在门框上:“我为什么要走?”


“你不走我走。”安迷修听起来明显是没好气,拿过一旁挂着的外套他朝门口走了过去,“挡路了。”


雷狮没理会安迷修的最后一句话:“网上的那条微博你看了吗?”


“让开。”


“你看了。”


“...我是看了,你想说什么?”安迷修本来想说他没看,但他知道这么说的结果肯定又是场无休止的拌嘴,所以沉默了一下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


“我想说——”那双紫色的眼睛在看向安迷修头顶的发旋时顿了顿,“真逊啊。明明是个公认的人气榜第一,但是现在居然被追着黑到这个地步。”雷狮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惯有的恶劣笑意。


“如果你大晚上挡着我的门就是说这个,那我告诉你我现在很好。”安迷修闭上眼用自认为强硬的语气回答道。


雷狮似乎格外喜欢戳他的痛处,这是早在他们一起进公司时安迷修就发现的。


——“你也是新来的吗?我也是,我的名字叫安迷修。”


——“安迷修,你的牙上沾着菜。”


“......”雷狮没有说话,他跟安迷修互相对视了片刻,然后后者直接弯下了身从他的胳膊下面钻了过去。


“我现在没有精力跟你闹。”安迷修说这话的时候带着点疲惫,暂且不提最近被人黑的事情,光是刚刚连着几个小时的练习就已经让他有些吃不消。在雷狮一脚踹开门之前,他还趴在一边的木杆上昏昏欲睡。他现在是真的没时间去管这些小事。


脑子里涨涨的一片,他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多余的事。安迷修一边走一边想,赶紧在路边吃个夜宵就回家去睡觉,剩下的事情等明天早上再说。


雷狮的脚步紧跟在后面响了起来,安迷修按耐下自己的火气,假装没听见一样朝休息室走。


“安迷修。”然而就在他提起了黑色背包的时候,雷狮的声音自门外响起。


“要不要一起去吃烤串?”


“啊?”安迷修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之前欠你的那个人情。”雷狮靠在休息室外面的墙,双手抱在胸前补充了一句。他的视线停留在不远处的阴影里,尔后又回到了探出头的安迷修身上。


真的假的?!安迷修听完以后确实有点心动,雷狮说的人情大概是半个月以前那次事情,他确实是帮对方个忙不假——而且他现在身上确实没带什么钱...左右权衡了一会儿,安迷修试图从雷狮的眼睛里看出什么类似阴谋的光,然后失败了。


于是他慎重的点点头:“如果你敢耍我,你就完蛋了雷狮。”


“好可怕啊,安迷修。”


“......”


>>>


等雷狮跟安迷修一起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街上行人也寥寥无几,路灯照亮的地方空空荡荡。


天气有点冷,安迷修把自己的外套拉紧,然后跟到了雷狮的身后。


这还是头一次他跟雷狮单独约着去吃饭。虽然同为AUTO公司旗下的艺人,但类似的活动雷狮却很少参加。看他的性子就能明白是为什么。


口袋突然振动起来,安迷修愣了愣从思绪中回过神,把手机掏出来看的时候发现是自己的经纪人。


“安迷修,你现在在哪?”那边的杂音有点大,像是在开车。


“什么事?”他在原地站定,雷狮听到身后冷不丁的这一句便转过头,正好看见安迷修双手捧着电话接听的画面。


“我想跟你谈谈关于这次微博的事情。”经纪人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下,“有时间吗?”


安迷修闻言一怔,虽然他早料到这件事情迟早会被拿到台面上来说,但他确实不知道这事该怎么谈。那天晚上他从便利店回家,看到有女孩子被混混包围后第一反应就是冲了上去,但他完全没想到被人拍下了就成了另一个性质。眼下最具有说服力的证据当然是把那个女孩子找到,让她澄清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可是在公司去讨要录像时,却被对方拒绝了回来。


“绝对是被人计划好的。”经纪人的声音听起来担忧的很,“不管你在哪,你先回家我再跟你说。现在外面一点都不安——”


“他跟我待在一起,安全得很。”


冷不丁电话那边插进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经纪人还没来得反应,电话就被那边啪的一声挂断。


狠狠踩了一个刹车,他差点把手机扔出车外。


刚刚说话的那是...雷狮?!


“把手机给我。”安迷修不设防被雷狮一把拿走了手机,然后就看见对方一个按键挂掉了他的电话。


雷狮没理他,转身把手机揣到了兜里:“吃饭就是去吃饭,等吃完再说。”


“......”安迷修不断在心里告诫自己雷狮只是为了气他,所以不能发火,绝对不能发火。


两人在街上一前一后的走着,烧烤店并不算远,差不多十分钟的路程。


“雷狮老大!”佩利嚎着去开门,然后在雷狮的后面看到了裹得严严实实的安迷修。


“安迷修?”


“你怎么没告诉我他们也在。”安迷修把口罩往上拉了拉。


“吃你的就行了。”雷狮把手按在了安迷修后脑勺上,然后往前猛地一带。


“卧槽。”安迷修反射性就朝雷狮踢了一脚,但是凭借多年的经验雷狮早就撒手躲开。


“说真的,你总是用右脚的习惯应该改一改。”雷狮笑的灿烂。


两个人算下来认识也有五六年了,身为同期生他们可以说是互相无比熟悉。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互相看不惯对方,现在估计早就是最好的朋友。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似乎他们的关系跟这个也差不多了。


安迷修最近被黑的惨是众所周知,帕罗斯跟卡米尔虽然没说,但心里还是有点同情。


黑粉在他们这圈里算是常态,要说没有那才是不正常。但像这样大规模群起而攻之的,还真只有安迷修一个。


“喝啤酒吗?”帕罗斯把刚买回来的燕京朝安迷修举了举。


“不用了,我不能喝酒。”安迷修闷头拿过了羊肉串,然后往上撒孜然。雷狮推荐的这家烧烤店确实是不错。


“那傻狗你喝吗?”


“不。”佩利意外的酒量浅,安迷修觉得诧异,抬头看了眼。


“那只剩下樱桃汁了。”


“帕罗斯你...”


不是想象中的什么鸿门宴,气氛轻松起来。安迷修挑起一边的眉,露出了稍无奈的表情,总算是放松下来。这两天他无论如何都是把那根弦绷得太紧。


昏黄的灯光下,肉的香味一点点升起,随即布满了整个房间。温度渐渐上升,跟屋外冻人的冷气一起在窗户上留下雾气。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能让人觉得惬意跟温暖。安迷修难得想,雷狮他们好像也不错。


蒸腾的热气将近两天所有的疲惫都带走,网上的言语攻击也好,过度的练习也好,都在这一刻统统抛到脑后。安迷修长呼出一口气,然后拿起边上的纸擦了擦嘴。雷狮全程没说过几句话,只是视线意味深长的黏在安迷修的身上看。


帕罗斯三分钟前拿着他的钱包去结账了,佩利连带着被提溜过去。卡米尔觉得不放心也就说了一声然后跟过去。


眼下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放开了吃的后果就是,之后翻天倒海般的干渴。安迷修杯子里的水早就喝完了,左右看了看他把桌子上唯一剩下的樱桃汁拿了过来。瓶盖拧起来很轻松,他仰起头往嘴里灌了几口。


“真能喝,安迷修。”雷狮眯起眼。


安迷修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然后把樱桃汁重新放回桌子上。待二氧化碳一样的气体在喉间消弭,他稍稍收了下巴,视线错开。


“恶党。”


“啊?”


“今天真的谢谢你。”


说完这话以后安迷修看了眼手里握着的玻璃瓶,他并没有尝到樱桃味,但总体来说口感还不错,他打算回家买几瓶备着。


“你没说错话吧。”即使知道对方的话出自真心,雷狮也还是像往常那样嘲讽回去。


安迷修往下撇了撇嘴正打算回句什么,却突然觉得脑子有些晕乎,往外热的发胀。


雷狮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反驳,心说安迷修今天该不会真的吃错了药,结果刚转过头就听到嘭的一声巨响。


——安迷修一头砸在了桌子上。


“喂,安迷修。”他试着叫对方的名字。


“安迷修?”然而对方并没有理他。


紫色的眼睛眯起,他来回的打量着对方。恰逢这时,佩利他们结完账推开门进来。一眼就看到了不省人事的骑士,冲在前头的佩利愣了愣,然后扭头看雷狮:“雷狮老大,原来你真是想把安迷修做掉啊。”


“...我没有。”


卡米尔眼尖,看到了桌子上喝了一半的樱桃汁:“帕罗斯,你樱桃汁里放了什么?”


“啤酒。”


“帕罗斯你刚刚让我喝樱桃汁原来是想灌醉我?!”佩利一下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


“谁让傻狗没上当呢。”看起来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耸耸肩看向一边。


佩利直接扑了过去。


“...大哥,那现在怎么办?”


“...把他做掉。”


>>>


安迷修酒量是真的差,喝醉了以后酒品倒是一流。


别人都喝醉以后耍酒疯,他直接就睡了过去。


“像头猪。”雷狮这么评价。


车一路开到了雷狮住的地方,因为公司安排的问题,这两个人破天荒的成为了对门关系。所以就算安迷修喝的烂醉,雷狮也丝毫不担心把他扔哪这个问题。


到了以后几个人从车里掏出麻袋,然后把安迷修扔进去。毕竟如果再被狗仔抓拍到安迷修现在的样子,那恐怕后果就绝对不是三言两语解释的清。


“好沉。”


“要不就把他这么扔到河里算了。”


到了楼层以后安迷修被从麻袋里解放出来,帕罗斯他们挥了挥手下楼,剩下的全都交给了雷狮处理。


待脚步声都从楼道里消失后,灯光暗了下来。黑暗中雷狮盯着安迷修看了一会儿,后者正无自知的靠在墙上呼呼大睡,衬衫上蹭了些许的白粉。不知道安迷修的粉丝看了他现在这幅样子会怎么样。雷狮从鼻子里嗤笑一声,然后掏出钥匙把门打开。


“再不醒的话你就一个人待在楼道里吧。”


临进门前,雷狮瞥了安迷修一眼。


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答复。


烦躁感烧了起来,本着自己是人道主义救助的精神,雷狮一把提起了安迷修的领子然后带进自己屋子。


门在身后被嘭的一声用力关上。


>>>


安迷修酒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他揉了揉眼睛坐起来,记忆还停留在昨天跟雷狮撸串时的画面。


背部跟肩酸的要命,安迷修有些吃痛的活动了下肩,这才发现自己处于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扭过头看的时候,他总算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雷狮?!”


安迷修这一声不仅让床上的人醒了过来,还成功的令自己大脑内一片嗡嗡作响。


“醒了?”雷狮还有些困,然后慢悠悠的从床上坐起来,“哟,昨晚地板上睡得舒服吗?”


“......”安迷修总算理解为什么自己是在地板上醒过来的了。


按理说这种情况难道不应该是客在床,主在地吗?!


两人视线交汇了片刻,雷狮打了个哈欠:“你昨天晚上喝的跟头猪一样,我就好心把你打包回来了。”


“...那还真是谢谢你。”安迷修深吸一口气,转身想从卧室出去。这一觉睡得他脖子眼中落枕。早知道这样他就不答应雷狮去吃什么鬼夜宵,


到头来总是没他好事。


不过还好今天他休息。


雷狮把一边的外套拿了过来,下床:“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饭?”


“啊?”安迷修以为自己听错了,雷狮最近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又请他宵夜又邀请早餐。


他该不是看自己过的太惨了所以突然大发慈悲?


不可能。


“不去。”一口回绝了雷狮的邀请,安迷修抖了抖自己身上的衬衫,“我要回我自己家了。”


“你家不就在对面,跑哪里不是跑。”一胳膊直接把安迷修撂倒在客厅的椅子上,然后雷狮转身回屋去换衣服。


“雷狮你是不是神经病啊!”安迷修被这一下弄得不轻,但身下的椅子却是意外地软。扶着一边的把手坐了起来,他好奇地打量了下雷狮买的这把椅子,“感觉...还不赖?”


“安迷修。”雷狮衣服换的快,一边整理着头巾他一边转了出来,正好看到安迷修正在对他的椅子戳戳按按,“你爱上我的椅子了?”


“......”


雷狮,去死吧。


>>>


最终安迷修还是被雷狮拽着领子带了出去,当然是在全副武装的情况下。


“本来只要随便遮一下就好了,现在拜你所赐还得戴个围巾。”


“怪我咯?那你为什么要拉着我出来。”


原网络红人,现网络被黑红人安迷修忿忿的反驳道。


雷狮只当是没听见,两人的目的地是附近一家早餐铺,几步路就能到。


“哟,你们来啦。”店主在看见他们以后便眨了眨眼,“往常的屋子我们已经准备好。”


“多谢您了。”雷狮跟安迷修跟着走过去,然后后厨就杀出来了个七八岁的姑娘。


这间店的店主女儿是安迷修跟雷狮的铁杆迷妹,所以为了他们每次吃早餐的方便还特地腾出一个屋子。


“好的,两碗馄饨和十个肉包子!”


点完餐后小姑娘雀跃着就蹦了出去。


“你别又是在想给人家当什么骑士吧。”雷狮右手撑在下巴那。


“我没有!”一下被戳中了心声,安迷修立刻恼羞成怒的反驳。


馄饨很快被端了上来,小姑娘恋恋不舍的在桌边上看了好一会儿才走。临关门前还挥舞了几下拳头:“网上那些坏人说的话都不要信!我已经让我朋友一起来支持你了!安迷修你是最棒的!”


那一刻安迷修觉得心都要被融化掉了。


门关上之后雷狮面无表情的看向面前的人:“你脸上的表情好恶心。”


“...吃你的馄饨吧。”



>>>


回来的路上,安迷修跟雷狮分别之后去了趟超市。


就是先前他被狗仔所抓拍的地方。


脚步在回到那次事发地的时候顿了顿,安迷修把口罩往上重新挂好,然后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他的牙刷最近该换了。


在柜台前有些苦恼的筛选着,他皱起眉毛往后退了一步,想更好地比较下这些牙刷的不同。也就在这时他没注意到身后,直接撞在了路过的人身上。东西稀里哗啦撒了一地,安迷修立刻蹲下身子去帮忙捡,口罩却被一旁的货架给勾了下来。与此同时被撞到的那个女性在看清楚是谁帮自己捡东西时,一下惊呼出声。


安迷修的脸几乎就是现在好男人范本,少女梦中情人,小孩子眼里的白马王子,这几个形容词的概括。


于是下一刻尖叫声立刻传遍了整个便利店。


安迷修心里大叫不好,直接拽过口罩丢下一句抱歉后便匆匆从便利店里跑了出来。连牙刷都忘了买。


“怎么了!”店员闻声赶来。


“安...安迷修!”


女顾客一副石乐志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介于哭与笑之间。


“什么?”男店员一脸懵。


但是周围围观过来的女顾客们在听到这句话以后突然集体爆发了尖叫,下一刻她们纷纷甩开了自己男友的手,以着冲刺的速度跑向便利店外。


即使是发挥了自己腿长的优势跑出去老远,安迷修还是听到了那几乎冲破天际的尖叫。


有首过去流行的歌叫《女人是老虎》,而现在安迷修终于明白了它的真正意思。


眼看着后面的大军以势不可挡的速度追了上来,安迷修额头上冒出冷汗。有的时候粉丝要比黑粉更令人感到惊恐,他深深的感受到了这一点。


就在安迷修筋疲力尽的时候,横空出现了一只手直接拽着他的领带往左边拽。


安迷修被拽了个措手不及,一路直接滑进了边上的小巷。


“别出声。”那人用什么东西捂住他的嘴。


“那是什么。”安迷修在听到对方声音时就认了出来他的身份。


“里面装着我刚买的鱼。”


安迷修安静了一秒,然后右手掐上了身后人的小腿。


这一招倒是成功的忽悠过了那帮不断叫着安迷修名字的人,等所有人都过去了以后,安迷修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挣脱开雷狮。


“你怎么在这里?”


“我买了趟鱼回来就看到你被追杀。”雷狮在这里诡异的停顿了一下,“怎么样,我很好心吧?你算算这是我第几次救你于水火之中。”


“...多谢。”


“不谢。”


两个人从巷子里晃了出来,安迷修重新把口罩戴上,脸藏到围巾里。


经过刚刚那场风波以后他对雷狮的排斥也没那么重了,其实本来也没有多少。只是雷狮存心喜欢气他。


“安迷修。”


两个人走到电车轨道前停了下来,红灯亮起,警报铃拉开。


安迷修转过头看他,雷狮将那条微博直接打开递到他的眼前。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电车呼啸而过。


>>>


安迷修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比起这些,他个人更在乎的还是练习。


而眼下黑他的势头越来越旺盛虽然不是他想要的,但他却无法阻止。毕竟安迷修也不是傻子,如果这真的是跳出来一句话就能澄清的事,那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不就都好说了。


更何况像他这样的,站得越高越会被黑。


就算这次被压下去了,恐怕又会有另一波无事生非的人站起来。


没有用的。


还不如更好地锻炼表演技巧,用实力说话。


“你是白痴吗?”


安迷修自以为想法是正确的,谁知雷狮却在听了这番说辞后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这么评价道。


“哈?”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越是这样,越会被黑。”雷狮把头转了回去,绿灯亮起,拦着行人的黄色标识杆抬了起来。


两个人走了过去。


“随便你怎么想。”安迷修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他难得以为雷狮会赞同他的观点。


“是吗。”雷狮从鼻子里意味不明的哼出一声。


>>>


再过两天就是雷狮的演唱会,此刻公司内部忙的上上下下全在筹划各种事项。


安迷修想起前两天雷狮确实帮他了点忙,于是还是决定好好去感谢一下对方。谁知推开门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既不在休息室也不在练功房,扭头看向一旁路过的金,安迷修问道:“金,你知道雷狮去哪了吗?”


“雷狮?”金才来公司不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就是那个高高的,长得一脸恶人相还带头巾的。”


“哦!我想起来了。”金左手握拳砸在右掌上,“他刚刚...他刚刚好像出去了。”


“出去了?”安迷修有点疑惑。


“嗯。”金点点头,然后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他刚刚好像让我带给你一个东西。”


说着金就把手伸进了口袋里努力的摸索着。


雷狮这两天忙他是能理解,但是那也应该待在练功房才对啊...安迷修把拳头抵在下巴那思考了一会儿,但怎么想都得不出答案。


算了,谁管他。


耐下心来,安迷修接过了金手里的东西。


“啊?”


>>>


“金,你知道雷狮他去哪了吗!”


金才往前走不远,就碰到了雷狮的经纪人。


“又一个?!”他有些惊讶。


“他刚刚出去了。”原封不动的把话照搬了一遍后,雷狮的经纪人立刻怒气冲冲的跑向了电梯。


“...什么情况。”金想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


雷狮的演唱会定在了星期五的晚上,虽然他的人气次于安迷修,但当天气氛还是被炒的火热朝天。


一个穿着臃肿的人停在了场馆外——安迷修在犹豫着他到底要不要进去这个问题。


雷狮那天让金带给他的东西是他演唱会的票,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雷狮什么意思?安迷修想了一晚上都没想明白。


虽然后来八成确定了雷狮是在向他炫耀,但安迷修还是来了。


深吸一口气确定自己的装扮毫无纰漏后他走了进去。


他要看看雷狮到底想干什么。


>>>


照明用的光全部关闭,舞台中央只留下一束聚光灯。


全场寂静,还有三秒就要开始。


安迷修本着就看一眼的想法,但却在不自知间被气氛所感染,连带着紧张了起来。放在膝盖上的手攥成拳,他深吸一口气,身体前倾。


雷狮出场了。



这真的是一场非常棒的表演,安迷修看的目不转睛。在此之前因为他跟雷狮个人交情的问题,他从来没有看过雷狮的一切演唱会,顶多了也是在早餐铺店主女儿那里瞥过两眼对方的海报而已。


当时安迷修也并没有在意。


而如今他亲身坐在现场,终于感受到了所谓雷狮表演之中的“震撼”。


——这是网上别人所评价的,雷狮个人的特点。


咽了口唾沫,安迷修被雷狮的身影所吸引。


在雷狮那惹人烦的外表遮住了很多他自身的闪光点,而当他一把扯下那些外皮站在舞台中央的时候,安迷修才真正的看到了那些夺人眼光的地方。


这就是,雷狮。


他深刻的意识到。


时间大概失去了它自身的物理意义,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安迷修才回过神来,裤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拽的紧巴巴。


但雷狮并没有下场。


灯光师虽然疑惑,但以为是额外的节目也就还留着灯。


经纪人不敢置信的在舞台后瞪大了眼,然后意识到这个麻烦的家伙怕是在谋划着什么。她撒腿就往灯光师的方向跑。


然而雷狮直接开口了。


“喂,喂?听到了吗。”他拍了两下话筒,“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安迷修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这才是雷狮叫他来的真正目的。


他到底要搞什么?


“我听说——”雷狮说这话的时候另一个手挠了挠后脑勺的头发,“最近TOP1的那个安迷修被黑的很火啊。”


安迷修一下脸就黑了,你在这种场合提我干什么?


“虽然我很高兴就是了。”雷狮神情淡漠,然而下一刻话锋一转,“但是——有些东西如果它本身就是捏造,那就不该被冠上名扔到别人的头上。”


恩?!安迷修一下怔住。


“你们懂我的意思吧。”大屏幕的转播里雷狮抬起了眼,安迷修不知为何在那个瞬间突然觉得对方是在盯着自己看。


“博人眼球的东西,终归只是博人眼球。”雷狮顿了顿,“虽然安迷修这个人确实很让人讨厌,但我希望你们能看清楚事实再骂。当然,我也可以跟你们一起。”


“但是,如果再说那些有的没的的。”他没再说下去,然后将左手伸进了口袋按下遥控器,与此同时大屏幕上的画面一变,自动播放起一段录像。雷狮没再看下去,全场早就在他说那些话的时候寂静了下来,凭着座位号的方向他看向安迷修的位置,向下比了个大拇指以后转身离开。


发带随着他的动作狠狠一甩,干净利落。


“你是不是疯了!”


经纪人在他下台以后立刻冲了上来。


雷狮接过帕罗斯扔过来的矿泉水,拧开往嘴里灌了几口。


“我在做什么我心里清楚。”说这话的时候他眯着眼,一片紫意暗涌。


>>>


安迷修起身打算找雷狮的动作,在录像里那个女生的脸闪过时顿住了。


因为那正是上一次他救下的那个女生。


“十分对不起!”那个女生在录像里先鞠了一个躬,背景里站着卡米尔等人。


“之前因为我个人胆子小的原因,所以在事情发生以后并没有敢站出来,而导致了现在的一切事情...”女生的声音里带着丝哭音,“真的对不起!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大家能听我把事情的经过说完。”


她连着说了好几个对不起,然后将安迷修那天将她救下的过程完完整整的说了出来,最后又对安迷修连着鞠了很多躬说对不起。


全场都愣住了,安迷修也愣住了。


他没有想到,完完全全没有想到。


一是没有想到这个女生会跳出来为他澄清事实,其实她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她在整个事情里本身就是受害人。二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雷狮会专门为了他去做这种,在他眼里应该被定义上‘无聊又费时间’的东西。


后槽牙咬紧,安迷修直接从座椅上转身离开。


在他刚刚踏出门后,场馆里的寂静终于被打破,是一片铺天盖地般的叫好声。


甚至要比先前雷狮表演时还要再高上几分。


这是对雷狮这么冒险行为的自豪,也是为安迷修本身精神的赞扬,更是为懦弱者挺身而出的敬佩。


而明天,同样的情绪将会引爆在全国的各个场地。


真相大白,一切终于水落石出。


>>>


安迷修是专门在楼梯间候着雷狮回来的。


然而雷狮只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就直接走上了楼。


安迷修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火气,直接拽住了对方的头巾:“你给我回来,把话解释清楚。”


“解释什么?”雷狮转过头。


黑暗间两人视线交汇。


“解释一下。”安迷修发现自己说这话时都有点心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是为了你不影响到公司的声誉。”雷狮把自己的头带揪了出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你该不会以为我是传说中的圣母吧?”


“说实话。”安迷修是真的想知道原因。


“实话?”雷狮挑挑眉,在看见骑士那严肃的表情后从鼻子里嗤笑了一声,他眯起眼。“你想知道吗?”


“通常说实话的后果都要有人来承担的,安迷修。”


安迷修不动声色的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


下一刻雷狮直接拽过了他的领带,安迷修不设防,直接就被人压了上来。


那双绿色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瞪大。


一个吻。


>>>


一个吻!?


>>>


雷狮比安迷修要高的多,所以把后者直接夹在右胳膊底下带进屋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


安迷修的大脑直接处于了当机的状态,然后他被扔到了那张被他认为舒服的不得了的长椅上。


“贵妃椅,名字怎么样。”雷狮弯下身。


安迷修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也大概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雷狮没有开灯,可是屋外隐隐透进来的光却把那双眼睛照的明亮。


这有点像雷狮在舞台上发光时的那个样子。


“不怎么样。”安迷修想爬起来,但是身下的椅子却软到他根本无法借力。


雷狮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这让他没由来的心慌。


“知道为什么我要帮你吗。”


——雷狮喝酒了。


这是先前雷狮吻他时安迷修就闻到的,但面上看起来却又清醒的很。


他到底有没有醉?


“因为你怂的让人看不下去,当然...也有别的原因。”雷狮的眼睛亮的惊人。


安迷修勉强撑起身体跟他对视,黑暗中某种什么东西开始滋生。


雷狮...他撑着身子的手攥成了拳。


“来做吗?”说这话时,对方嘴里的热气吐在他脸上。


安迷修跟身上的家伙死死对视了很久,然后他一把伸出右手勾住了对方的脖子。


“谁怕谁啊,恶党。”


不就是所谓的代价?



>>>

http://wx1.sinaimg.cn/mw690/006ch47qly1fiep8m845pj30c84jgncz.jpg

>>>


第二天早上。


“醒了?”


安迷修刚睁开眼便对上了雷狮的视线,昨晚的记忆几乎是一下就涌上上来,身体一僵他直接就像边上滚了过去。


然而雷狮一把扯住了他的被子,然后将手机扔了过去。


“醒了就自己看看微博,早饭在桌子上。”



鸟鸣自窗外响起,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撒了进来。


老大爷拿着扫帚扫地的声音依旧清晰。


而这——


安迷修在雷狮那看好戏的神情中拿起了手机,尔后眼睛里渐渐亮起光来。


又将会是美好的一天。



END.


“你那是什么表情,好恶心啊安迷修。”


“雷狮,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全文1.1w字,说实话我本来只是想写个车练练手...

结果写了九千字了他们还没有做...

希望你们能喜欢,当然能给评论是最好啦❤



评论 ( 156 )
热度 ( 2179 )

© 东条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