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金】愿赌服输

实际上是跟之前写过的那篇《闭嘴》合成了一个。

望食用愉快☆


——

“愿赌服输,金。”


“愿赌服输。”


凯莉和紫堂幻看着他如此说道。


“一定要去吗?”金知道此刻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缺少底气,但还是盯着俩人的眼睛企图能把这一局给赖过去。


“当然了,玩之前就说好了嘛。你看紫堂幻脸上都已经贴多少个纸条了。”凯莉看着对方犹豫不决的神情,眼珠转了转拿着手里的扑克牌就凑了过去。被提了名的紫堂幻在一旁跟着点点头,纸条后那张脸上的神情堪称欲哭无泪。


“那...好吧。”横竖都是躲不过了,金深吸一口气把手里的牌放下然后站了起来。凯莉的眼睛里滑过狡黠的神色,她看向金:“任务要求就是向第一个在拐角处看到的人表白,金你记得的吧?”


这个任务对于金来说实在是太有趣不过了。棒棒糖在手指间灵活的转了转,凯莉看着手里的任务卡愉悦的眯起眼睛。对于被人称作星月魔女的她来说,捉弄人可是拿手的绝活,自然金落到这般下场她也没少做功夫。


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我知道我知道。”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被诓了的金深吸一口气,眼睛里冒出可以勉强称之为斗志的火焰,“就是告白对吧,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去去就来。”


这可不是完成一道数学题那么简单的事情,凯莉看着对方给自己打气的样子,在心里好笑的补充了一句。但表面上她还是作出了一副不大相信的样子:“真的吗?”


“真的!”


“那,那我去了!”金颇有一副赴死的模样。


“没问题的吧,金。”眼看着对方的身影渐渐远去,怂恿队员之一紫堂幻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忧。毕竟以金的性子,出些小差错总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万一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在这凹凸赛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会有问题的。”凯莉倒是看起来十分轻松,她将剩下的牌拿到手里重新洗了一遍,口齿不清的回答道,“万一出问题了的话,那小子不还有格瑞护着呢嘛。”


>>>


没问题的,绝对没问题的。


金几乎是在同手同脚的走路了,在玩游戏之前他可不知道还会有这种惩罚任务,早知道这样或许他就不会答应参加。向拐角处第一个遇到的人告白什么的...


还尚处于青涩期的男孩只是想了想那个画面,脸就嘭的一下烧了起来,从脖子一直红到耳根。


跟一个素未谋面,或者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孩说出“我喜欢你”这样的话,对于金来说实在是太刺激的挑战。这感觉无疑于越级挑战积分兽,不过那个时候旁边好歹还有紫堂幻陪着他。心里来回默念了两遍“陨落吧,流星。逆转吧,命运!”后,金深吸了一口气,将视线终于从地面移至前方。


“我可是登格鲁的勇士,有什么事情是我做不到的?”


强装淡定的大声说了一句,金转了转头上的帽子。


但他忘记了一件事,打怪跟告白可不是一个性质。更不要说他接下来做的事还带着恶作剧的性质。


凯莉此时如果在这里,一定会在心里骂金一句“你果然是笨蛋。”


因为这个游戏好玩就好在它的“不确定”性上,也就是说,遇到的人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不确定,如何收场不确定,以及——


金在看清来者是谁后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帽子险些滑落。


玩家执行任务对象的性别:不、确、定。


金听到了自己将唾沫艰涩咽下去的声音,半晌后才从嗓子里干巴巴的挤出了一句“啊”。


他想自己念的那段咒语一定是哪里出了错,要不然为什么他看到的第一个人居然会是那个排行榜第一的...嘉德罗斯。


本来信誓旦旦的表情一瞬间僵在了脸上,金甚至能听得到自己脑子里什么东西断了的声音。本能告诉他他应该放弃这个任务转身走人,但另一种冲动却将他钉在原地。“真的吗?”说这句话时,凯莉脸上那将信将疑的神情。


这样回去的话肯定会被凯莉嘲笑的要死,说不定紫堂也会...


脑海里闪过这两人的脸,金内心有些动摇。


究竟是被嘲笑,还是向讨厌的同性告白?左右权衡片刻,金一咬牙还是选择了后者。





“老大,拐角那个家伙要不要把他给做掉啊。”


雷德老早就注意到了路口位置站着的金,他两手抱在头后,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在意的盯着后头那个毛头小子。对方正借着植物的掩护往这边看,探头探脑的,像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那种角色,不用理会。”


不用雷德说,嘉德罗斯也早就发现了。从鼻子里嗤笑出一声,他扛着大罗神通棍往前走。


“就算我们不出手,他也迟早会死在这里。”


“那好吧。”雷德闻言摊摊手,然后朝旁边的祖玛凑了过去,“祖玛祖玛,你今天中午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我去给你买呀。”


祖玛看都没看他一眼,更不要说回应。雷德一副不介意的模样,反而凑得更近:“饭团怎么样?我最喜欢吃饭团了。”


这回对方终于有了反应,但对象却不是雷德。羽蛇在空中猛地横劈了过去,一声惊呼过后,便是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的闷响。祖玛刚刚用的是刀背,待看清楚来者是谁以后,她拿着刀刃顶住对方的下巴:“大人,有不速之客。”


“祖玛?!”雷德没料到对方会突然做出这般动作,不过好在他反应快,赶在那一击之前就跳向了一侧。


感受到下巴那里冰凉的金属触感,金紧张地咽了口唾沫,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便落了头。尔后对上了两人的视线,他小心翼翼抽出一只手挥了挥:“两位,你们好啊...”


“小子,不收拾你居然还自己找上门来了。”雷德笑着将拳头握在一起,一阵嘎吱作响。


“我...我是有话想跟嘉德罗斯!就是你们的头!”金眼看对方就要动手,立刻喊出声。


他今天一定是倒霉透了。


“有话要说?”雷德和祖玛对视一眼。


嘉德罗斯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过身的时候正好跟金的视线对上。被那双赤金色的眼睛遥遥看着,金反射性打了个哆嗦。“我,我是想说。”


嘉德罗斯看着那个给他第一印象就很糟糕的家伙,缓缓眯起眼。他要说什么?


金和鬼狐天冲的目的显然不可能是同一个,后者是因为情报共享,而前者,嘉德罗斯实在不知道对方是想要表达什么。


话到嘴边转了两圈都没说出来,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一瞬间砰砰的狂跳起来。他亲爱的创世神啊,在此之前他还从未对任何人说过“我喜欢你”这样的话。就连他的亲姐姐秋都没有过。而眼下这个第一次和唯一却要交给嘉德罗斯,这个早就被贴上“神经病自大狂”标签的家伙,实在像极了什么恶趣味的节目。


可再怎么犹豫,金都已经没了退路。此刻告白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果不把这句话说出来的话,恐怕下一刻他亲爱的脑袋就要跟身体分家。


来吧,说出这句话吧。


后果什么的,反正都没退路了!


“我想说,我喜欢你,嘉德罗斯!”


清楚地感觉到抵在下巴处的剑一抖,金瞄准了时机立刻打滚到一边,狼狈的起身后一路朝反方向狂奔。


不妙,他说出来了。然后呢,然后会发生什么?


根本绕不过来这么多的弯,金拔腿狂奔。


在他的身后,不仅是嘉德罗斯,就连雷德和祖玛都愣在了原地。


开什么玩笑?!


金本来打算的是在跟对方说完这句话以后,立刻解释这不过是一场游戏,但在看到嘉德罗斯脸上露出了那种怪异的神情之后,他才突然意识到一点:如果跟嘉德罗斯解释这不过是一个游戏,甚至于是恶作剧的话,自己恐怕就真的是要把命丢在这儿了。说不定就连横着死还是竖着死都不知道。


所以金下意识就撒腿跑了。


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脸上的神情可以说是极其的狼狈,金在丛林间快速的奔跑。他现在只想回到之前待的地方,然后赶紧交差跑路。


但事实就是他才刚跑没多远,就被人拎着领子给提了起来。


完了。


眼看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远,金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姐姐啊,我对不起你。我要比你先走一步了,不管怎么样请你一定要记住,是嘉德罗斯这个神经病干的。


在终于停止上升后,金把头狠狠低了下去,试图用帽檐挡住对方投来的视线。在意识到说出真相绝对会死后,他坚定了编也要编下去的这个决心。


“渣渣。”嘉德罗斯的声音如一道凭空惊雷,直接于他耳边炸起,“你刚刚说的什么?”


金听到自己艰难咽下唾沫的声音,他深吸了一口气,用自己最诚恳的语气重复了一遍。一句一顿,金发誓每个字都充满了自己真心实意的情感,绝对不作假。


“嘉德罗斯。我、我喜欢你。”



>>>


嘉德罗斯在半空中揪着那个金发小子的领子,只觉得满心的烦躁无处发泄。这必定是一个玩笑,一个恶劣的玩笑。


喜欢?


在脑海里重复了一遍金刚刚对他说的话,嘉德罗斯清晰地看见手上冒出青筋。


在此之前,还从未有人敢如此戏弄他。


这个渣渣凭什么?


感觉到领口的手力道不断收紧,金越发慌乱起来。他在心里不断的组织着措辞,但还是到嘴边的时候哆嗦起来。一个词一个词的往外蹦,仿佛棒读。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嘉德罗斯绝对是生气了,因为以前格瑞生气的时候就是这幅样子。


“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


嘉德罗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与此同时金感受到抓着自己领子的那只手加大了力道,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起来。他尝试着挣扎了两下,但对方力气大到惊人,根本无法摆脱。


眼里的金色越发浓重起来,嘉德罗斯咬紧了后槽牙。大罗神通棍从腰间滑出,嘉德罗斯的手攥紧了它。


“我很讨厌别人跟我开玩笑。”他眯起眼睛看向身前的人,声音里满是愠怒。这种显然是被开了玩笑的感觉令他万分烦躁,他并不在乎金开玩笑的内容,只是针对于居然敢有人在言语方面挑衅而单纯的恼怒。


或许在这里就除掉对方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金的嘴巴往下抿了抿,他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死不承认这是个玩笑。眼睛转了转他第三次重复:“我是真的喜欢你...”话说到第三遍连他自己都快要被洗脑了,金想凯莉在看到他的尸体后一定会后悔的。


但事实上对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坐在星月刃上想他这个倒霉蛋会跟谁表白。


“会是安莉洁吗?”她一边含着棒棒糖一边踢着腿。




“老大!”


雷德的声音自下方传来,他挥着两只胳膊。


“做掉这小子吗?”


金身子一僵,手心矢量箭头悄悄释放出来尔后缠绕在手臂上。


嘉德罗斯眼尖,注意到这个小动作以后正想说些什么,却被余光处注意到的绿光所打断。


“哼,有趣的来了。”


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嘉德罗斯松开了金的领子。


“格瑞。”


金在看清来的人是谁后眼睛里猛地发出亮光来,格瑞的速度很快,眼看烈斩那一下被躲过,他立刻收了回来然后用另一只手揪住了下落的金。


“刚好现在我不爽,来打一架啊格瑞。”嘉德罗斯没想到会有这种意外收获,战意自眼中燃烧起来。


“我说过让你不要随便动他的吧。”


“哦?”嘉德罗斯闻言瞥了一眼被倒栽葱式揪着的金,冷笑道,“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


低气压。


绝对的低气压。


金跟在友人身后,试图找些话题。然而对方一句都没有搭理他,手里的烈斩一路嘁哩喀喳的劈着前面的草。


“格瑞,我不是。”


“我真没有...”


金试图解释。嘉德罗斯几分钟前把话说的很明白了,他又不能当场反驳。这就直接或间接地向格瑞确认了金自己的态度。


说实话格瑞也没什么好生气的,或者说他到现在都还处于很懵的状态。自己的发小居然性取向会是男的,这是令人始料未及的事情,更不要提对象会是嘉德罗斯。


虽然这是金的事情,他不应该干涉——


“我刚刚,真的只是在开玩笑。”金紧追了两步到旁边,如果被格瑞误以为他性取向是男的话,他人生的清誉可就要彻底败得一踏涂地了。


格瑞终于停了下来,金看着对方颇为复杂的看了自己一眼又扭过头。


“听着,金。”格瑞用手扶了一下额头,金以为对方终于理解了自己要表达的意思,正长舒一口气却被后半句冷不丁给噎回了嗓子眼。


“这个事情我也没有办法帮你,趁早断了这个念头吧。”


“嗯...嗯?!”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金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金恨不得买个喇叭向全凹凸星球的人宣布自己是个标准的异性恋,自小时候在登格鲁长大都没有拉过男孩子的一次小手。


“别愁眉苦脸的嘛,往好处想想,说不定这就是你美好未来的崭新开始。”


当事人之一凯莉拿胳膊肘捅了捅他。


“凯莉你倒是说的轻松。”金闻言长叹了口气,背过身去头顶着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排排阴影线,“我现在可不知道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怎么面对嘉德罗斯啊。”


眼下正是休赛期,过不了两天就又要去凹凸大厅重新集会。金想到这儿,手直接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两把,这儿兴许他还能躲着,到了大厅之后那可就是逃也逃不掉了。


“这好办啊。”凯莉从口袋里掏出糖,声音一如既往的轻快,她将糖纸慢慢剥下,脸上露出笑意。


“什么办法?”金往这边看了一眼。


紫堂幻站在一边突然打了个寒战,他有种直觉,那就是凯莉绝对不会给什么正经的建议。


“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你喜欢他呗,还能怎么样?反正你们也不会在一起,说不定以后你们俩对上他还能因为这个理由放你一马。”


果然就不该指望凯莉的...紫堂幻的手狠狠捂上脸,然后他转头试图劝说金。


“金,我觉得我们还是——”


“好像...有道理。”


金信了。


金居然信了!


退队吧,紫堂幻。紫堂幻再一次深深陷入绝望,再这样下去他们迟早要完。


>>>


被渣渣喜欢。


这是嘉德罗斯从未想到的事情,脚搭在床尾的位置,他两手抱在头后回想起那天的情景。


虽然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都是对方在跟自己开玩笑,但那种烦躁感却还是挥之不去。


喜欢?那种废柴懂什么叫做喜欢吗?


越想嘉德罗斯越烦躁,他干脆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过一边的大罗神通棍。雷德正坐在门口跟假想的队友斗地主,见嘉德罗斯提着武器走到面前不由有些好奇:“老大,你要出去吗?”


“嗯,随便出去走走。”嘉德罗斯说道,眼里闪过意味不明的情绪。


可能命运这种东西都是事先约定好的,说要绊谁就绊谁。


嘉德罗斯本着散心的目的出了门,却遇上一场突兀的大雾。


虽然惧怕和慌乱这两个词从未在他的词典里出现过,但目前看最明智的办法还是找出一条路出来为好。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就是迷雾之森——凹凸星球上所有挑战者最不愿意去的地方,不仅仅是因为里面凶猛的积分兽,更是因为那里不定时就会出现的迷雾。


没有人愿意冒着找不到路的风险来这里,嘉德罗斯也是一样。


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雾溢出了森林,他想不进入恐怕也很难。


用大罗神通棍有些费力的拨开面前一丛丛的草,饶是嘉德罗斯这种人也会觉得烦躁。本就是出于散心的目的,遇上这种事情更是让他恼火。脚底的绿色却好像看不见边际,不断向四处延伸而去。如果不是嘉德罗斯方向感够好,恐怕就会跟常人一样在原地无意识的踏来踏去。


嘉德罗斯看着眼前的雾气皱眉,挥舞着神通棍的力道加大了些,却出乎意料扫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与此同时响起的是,一声熟悉的痛呼。


“痛痛痛!谁打的我啊。”被草丛覆盖住的地方有什么东西挣扎着爬了起来,嘉德罗斯起先也被吓了一跳,随后眯起眼提起警惕。


敢进迷雾之森的不敢说全部,那也大部分都不是泛泛之辈。嘉德罗斯虽然自诩是凹凸世界大赛最厉害的参赛者,但也没有自大妄为到这般地步。


来吧,就让他瞧瞧在这里待着的是什么人。


然而出来的这个人注定让嘉德罗斯失望了,眼里本就不多的战意一下子驱散,带着些不屑的看向眼前调整着黑白帽子的家伙,他开口道:


“原来是你,渣渣。”


闻言金也愣住了,凹凸大赛里叫他渣渣的人也不过只有一个,那就是嘉德罗斯。他赶紧把帽子戴好,这才确认了面前的人确实是那个狂妄的金毛没错。


“嘉德罗斯?!”金认出的起先有点吃惊,而后拔腿就想跑。毕竟上一次嘉德罗斯直接揪着他的领子到了半空中,而且自己还对对方说了那样的话。他想尽了一切办法不出现在嘉德罗斯的视线里,结果没想这才过几天就又跟对方碰上。


然而他刚往前跑了没两步,就被人按着帽子给抓了回来。


怎么办,还要说更多次的我喜欢你吗?


金自知没有胜算,更没法指望凯莉跟紫堂幻。


他本来就是背着两个人来这边午睡的,谁想到会遇到嘉德罗斯啊?


但没等金开口,嘉德罗斯就继续了,他把大罗神通棍插回腰间,用着居高临下的语气问道:“你怎么在这里,格瑞呢?”


“我就是来睡个午觉的啊,格瑞在哪里我也不知道。”金把头低下,不敢看嘉德罗斯的眼睛。余光瞥见后者把武器收起来以后,他在心底长舒了口气。与此同时疑惑对方下一步又要做什么。


“睡午觉?”嘉德罗斯闻言诧异,难不成这家伙对迷雾森林的方位了如指掌不成?


“对啊,是睡午觉。只不过刚刚被你吵醒了而已。”


“这里是迷雾之森。”嘉德罗斯加重了语气道,他本不应该在这里浪费过多时间的。但出于好奇的心态,他还是问出了口。与此同时视线在金的身上来回扫了扫。


金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哦,怎么了吗?”说这个做什么。


“你是能在雾里找到路出去?”


“当然不能啊——等等,你说什么?这森林里会起雾?!”金本来还是打着哈欠的,嘴张到一半立刻就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嘉德罗斯看对方的样子估计也是蠢的可以,连迷雾森林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敢来这儿睡午觉。冷哼了一声他放开了金的领子,就让对方在这里自生自灭掉算了,也省的他到时候再动手。


金噗通一屁股跌落在地,但却没来得及生气。


完蛋了完蛋了要是没人带路的话自己准保死在这块儿,


看嘉德罗斯的样子倒像是对这地方有些了解,不过对方肯定不会帮自己的...


对了!金苦苦的思考着,然后眼睛里一下亮起来,凯莉之前说嘉德罗斯有可能会放他一马什么的...是骡子是马不试试怎么知道?深吸了一口气,金转过身。


嘉德罗斯还没等走出两步,就被什么东西给扯住了围巾。不用想也知道谁干的,他拽住自己的围巾回头,语气堪称恶劣:“放手。”


然而却直直对上金眼巴巴看着他的那张蠢脸,嘉德罗斯感觉到自己抓着围巾的动作顿了顿。“我我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吗,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打扰到你的!绝绝对对不会。”


金很清楚以自己的方向感,恐怕走半个月都走不出这迷雾森林。而眼前唯一能依靠的人又只有嘉德罗斯。脸上虽然挂着笑,但心里却绝对算不上轻松。金感觉到后背冷汗一点点沁出来,几乎将衣服打湿。


嘉德罗斯皱眉,想把围巾从金手里拽出来却无果。他向来讨厌麻烦,更不用提带着一个拖后腿的从迷雾森林里走出去这件事了。更何况本来他也不是很喜欢眼前的人。


“放手。”他重复了一遍,眼里逐渐漫上危险的气息,大罗神通棍从腰间滑出了些。然而金仍旧抓着围巾不放,海蓝的眸子内满是恳求,嘉德罗斯和他对视了好几秒。按理来说他早就该揍了下去,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下不了手。


“拜托了!就这一次!!”金见对方有迟疑立刻凑上去,有效!


“……”嘉德罗斯看了金好一会儿,最终伸手将自己的围巾给拽了出来,“随便你吧。”


“但只要出一点差错的话就把你丢下去。”


金的眼睛一下变得亮闪闪,用手压压帽檐一溜烟就跟了上去。


“是!”


>>>


嘉德罗斯的脚步放慢了些,但依旧和先前探路时姿势一样,拿着大罗神通棍在面前拨开草丛。迷雾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出现,于是也就要比早上走的时候顺利了很多,金倒是和之前商量好的一样跟在嘉德罗斯的身后,隔着半米的距离不敢打扰。


嘉德罗斯听着身后那断断续续的脚步声,心思倒是有些偏了,手里的动作也俞渐的不走心。


这家伙该不会是真的喜欢自己吧。


偷偷往后瞟了一眼,却正好看到那个渣渣正四下的打量着,脸上满是陶醉之色。


“啧。”


这景色有什么好欣赏的。


完全不懂。


眼见天色暗了下来,雾气渐渐散去。嘉德罗斯决定就地歇息一晚明早再走。


晚上出去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越是这种时候越危险,更不要提什么时候会再起雾。


“明明是出来散心,怎么会成这样...”深吸了口气嘉德罗斯将金招呼过来,“那边的。”


金闻言立刻跑过来,虽然嘉德罗斯这么叫他他还是觉得很不爽,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还是在那种情况下。


“怎么了?”


“在这里先停留一晚,明天早上再继续出发。”


嘉德罗斯说完,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金。


“终于可以休息了吗!!”


嘉德罗斯的步子实在是太快,金跟的吃力又不能说些什么,这下总算得了休息的机会,他一时激动便直接蹦了起来。


“总之,先去拿点能烧的东西过来。今天晚上你守夜。”


大罗神通棍一挥便稳稳停在金脸前,嘉德罗斯道。


“...是!”


>>>


太阳很快便落到森林的那一段去,黑夜来临。


嘉德罗斯和金坐在生好的火旁边,一时寂静无语。木头被烧断裂的噼啪声不时作响,火星被风吹到很高的地方,金望着那忽而灭掉的光有些出神。


说实话嘉德罗斯对他的态度好的有些出乎他意料。


该不会...借着帽檐打下阴影的掩护,他偷偷瞥向一侧靠着石头的嘉德罗斯。对方将大罗神通棍竖在一边,闭着眼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该不会是在他说出了那句话以后,被打动然后...喜欢上他了?


这个念头刚从脑海里蹦出来金就被自己给吓了一跳。


不是吧?不可能的吧,毕竟他们还是两个男孩子啊...


不过嘉德罗斯今天的态度确实好的反常。


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不解,金正要将头扭回来,嘉德罗斯却恰好睁开了眼。


视线交错间两人都是一愣,随即心思各异。


——他果然是喜欢我?!

——他在偷看?这个渣渣该不会真的是...


这下好了,他真的喜欢上你了。


金想凯莉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这么说,然后拿着她爱吃的草莓味棒棒糖指着他的胸口,就像枪一样,然后发出嘭的一声之后如此宣布道:“你死定了。”


半晌后还是嘉德罗斯率先打破了沉默。


他本来是不太擅长说话的一个人,但往往黑夜会带来一种莫名的冲动,这是一个非常适合倾诉的时候,被宁静包裹时就总有想说些什么的欲望。


“喂,渣渣。”


“是金啦,我叫金。不叫渣渣。”


不厌其烦的第十次纠正后,金也是懒得再说第十一遍。


“你跟格瑞,是不是在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金没料到对方会问这个,犹豫了一会儿他开口道:“从小就认识。”


“哦,怪不得。”嘉德罗斯从鼻子里冷哼出一声,“那他为什么没有阻止你来凹凸大赛?还是说你本来就是来找他的。”


金闻言诧异,看了眼嘉德罗斯:“我根本不知道格瑞在这里,我来凹凸大赛是为了来找我姐姐的。”


“姐姐?”嘉德罗斯还是头一次知道金有个姐姐,他还以为金是跟着格瑞一起生活的。


“嗯!她叫秋,三年前也参加了凹凸大赛。”金挠了挠后脑勺,火光下映着的那张脸显得些许落寞,嘉德罗斯眼中闪了闪,然后将视线移向一边。


“她很厉害的!经常保护我,”说到这儿,金调整了一下坐姿把手伸向天空,虚攥一把将月亮揽在手心,“所以我也想着来保护她。”


“也就是成为强者吗。”


“...差不多吧,不过我不像格瑞那么厉害啦。”


嘉德罗斯沉默了一会儿,过去尘封的记忆隐隐有些松动的迹象,那些画面刚刚浮起便被他压下:“那如果,没找到,没保护的了呢?”


“诶...那当然是继续找下去!而且我也不仅想保护姐姐,还想保护很多人。”金愣了愣,“但没能保护了的话...不管怎么说肯定也很难过吧,但是就算这样也得继续啊...”


“毕竟还有那样多的理由,而且保护也并不是单指物理层面上的嘛。比如说为了那个人而好好活下去也是一种保护。”


“我姐姐跟我说的,如果没能做好第一步,那就一定要去做好第二步。”


金一口气的把话说完,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好像有点自说自话了啊...嘿嘿。”


但是嘉德罗斯的眼睛里却随着金的话一点点亮起光来。


在那件事情以后他已经很少再去想一些除了变强以外的事了,他只是觉得自己并不能停下来,因为一停下来就会想到过去那些并不愉快的回忆。


是自己不够强。


要变得更强。


得去赎罪才行。


一直背负着这样的包袱前进着。


可现在看来,自己既没有保护好对方,而且也没有珍惜好好的活下去这个心愿

“还真是...”自嘲的笑了一声,嘉德罗斯有种用尽了力量后的空虚感。他背靠在石头上,和金一样仰望天空。


被一个渣渣给教导了吗。


然而谈话的结果却以金支撑不住睡了过去为结束,嘉德罗斯黑着脸站到金面前,咬牙切齿的大罗神通棍在金面前比划了半天也没有揍下去,叹了口气后嘉德罗斯决定自己来守夜。


反正今天晚上他也是要睡不着了。


>>>


早上起来的时候金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对方替自己守了一夜,于是有些惶惶然的凑了过去道歉。


本来以为自己会被对方揍一顿,谁知嘉德罗斯只是瞟了他一眼就转过身走掉了,“你知道就好。”


态度这么好...金愣了愣,随即坚定了昨晚的某个念头。


嘉德罗斯果然是喜欢自己?!


今天的嘉德罗斯确实和往常比有哪里不太一样,就连语气里都有着罕见的笑意。虽说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但那都是在笑字前加上了‘嘲讽的’三个字。


两人仍旧保持着昨天的位置走着。


金尝试着去找话题,不过想来想去两个人能一起聊的也只有格瑞而已。


“那个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金小心翼翼的开了口,手不自然的扶上帽子。


“说。”


“为什么嘉德罗斯你总是...总是想和格瑞打架啊。”


并不是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


“那当然是因为想找一个足够强大的对手。”嘉德罗斯闭上眼睛,又睁开,“但是他却在这方面显得意外的胆小啊。”


“绝对不是因为胆小。”金想都没想就否定了。


“哦?那你说他为什么总是不答应跟我对战?”嘉德罗斯觉得好笑,停下脚步回头看金。


“那当然是因为,当然是因为格瑞不喜欢那样子!”金绞紧了脑汁,“比起打打杀杀的,格瑞更喜欢安静写的吧。”


“别给他找借口了,胆小就是胆小。”


“都说了不是了啦!”


自恃为格瑞最好朋友的金一下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蹦了起来。被人说朋友坏话是金绝对不能忍受的事情,更不要提是跟着从小长到大的友人。但他完全忘记了这是他单方面先提出的。


“就是。”


“不是!”


“别找借口了。”


“你...!”


好不容易融洽的关系再度冷了起来,金气急,直接鼓起脸跺脚。


而嘉德罗斯也因为被他再三反驳而有些恼怒,不吭声只顾往前走。


只是走了有一段后,身后一直能听到的脚步声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嘉德罗斯觉得诧异,回头看发现金已经不在后面跟着,后面只剩下来时扒开的草丛。


那家伙该不会是...


本来是可以抛下对方直接走掉的,但嘉德罗斯还是往回走了,甚至小幅度奔跑起来,要是在这种地方走丢可就糟糕了。


该死,明明不该这么在意的不是吗。他给自己找着理由,因为对方喜欢自己,喜欢就等于追随。对,正因为是自己的追随者,所以才不能把他抛下不管不顾。


但真的只是因为这样吗?


自昨晚起似乎就有什么东西被悄悄地埋下了。


没能想太多,嘉德罗斯顺着来时的路不出十分钟终于找到了金。对方正单脚跳着往前蹦,活像只兔子。嘉德罗斯看着觉得好笑,但脸上却依旧淡漠的走了过去。


“你又在搞什么。”


“脚...刚刚不小心把脚崴掉了。”


金的脸皱在一起,显然痛的不行。刚刚情绪太过激动没注意到脚下,这才跟个瘸子一样一拐拐的往前走。


“...渣渣就是渣渣,这么麻烦。”嘉德罗斯看了金好一会儿然后背过身蹲下去,“上来。”


“什么...?”金一开始都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让你上来!”嘉德罗斯决定如果金再问第三遍自己就直接头也不回的走掉,索性这回金终于反应过来了。


“是要背、背我吗?”


嘉德罗斯不耐烦:“你到底上不上来。”


“上来!”金赶紧过去,抓住嘉德罗斯就被对方稳稳的给背了起来。


金把脸趴在对方的背上好久才吭声。


“我之前话可能说重了点,但是格瑞真的不是胆小。”


“...是是是格瑞最棒了行了吧。”嘉德罗斯沉默了几秒,最终妥协了金的答案。


“只不过是不太被大家理解啦。”金很认真,“毕竟也会不好意思什么的。是个很可靠的人。”


嘉德罗斯沉默了一会儿。


他突然想知道自己在金心里是一个怎样的人。


“那你觉得我呢?”


“...啊?”


“没什么。”


“嘉德罗斯的话,原本觉得是个很凶的人来着。”


闷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嘉德罗斯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哈出的热气打在衣服上时皮肤在发紧。


“不过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嘛,也很可靠。”


如此狂妄自大,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毁了凹凸大厅的人。居然会背他。


两人一下都红了耳尖,趴在嘉德罗斯背上的金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之前他单方面乌龙告白的画面,而眼下他又正趴在对方的身上,零距离接触。


这个认知令金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但他还得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而且...”


“好了,闭嘴。我要安静一会儿。”


嘉德罗斯率先一步堵住了金的嘴。



>>>


在走了差不多有半天的光景,两个人才终于看见了迷雾森林的尽头。


与此同时迷雾再次来临。


为了防止有意外的变故,而这个姿势又没法躲开,金挣扎着从嘉德罗斯的背上爬了下来。


“脚好没有。”嘉德罗斯的语气跟往常一样恶劣,但视线却停留在对方的脚踝。


“还没,不过勉强可以走路了。”


“啧。”嘉德罗斯看着对方的蠢脸,想了半天后还是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下来,“手。”


金不明所以的把手伸了过去,然后就被对方一把握住,将围巾的一头系在手腕上。然后嘉德罗斯又把另一头系在了自己的手腕上,扥了一下确保无误后,他转身:“好了,这样就不会走丢了。”


金黄色的围巾宛如纽带,两个人被紧紧扣在一起。


金抬起手,视线顺着看过去脸一下就红了。


完了。


他想起昨天幻想里凯莉打他的那一枪。


金想他真的死了,不然为什么会突然脸红。


——完全是正中红心的一枪。


金啊金,你从小长大确实是没牵过一个男孩子的手。


但是...


你可能真的喜欢上男孩子了。


>>>


......


>>>



嘉德罗斯有些搞不清这种乱糟糟的情绪到底是什么,但他敢肯定的是一定跟金脱不开干系。


模模糊糊间他大概意识到了什么,但却在快接近真相时一下茫然。


但在他没弄明白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凯莉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脸上闪过好笑的神情,最后视线在那条黄色的围巾上顿了顿。


“大戏啊大戏,年度大戏。”


“什么?”紫堂幻不解,却看见凯莉眼中的情绪似曾相识。


“紫堂幻你干脆改名叫紫傻子吧。”她拿着棒棒糖在嘴里转了两圈,甜味顿时自口腔中蔓延,然后那双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他们两个,假戏真做了。”


“什么假戏真做?”紫堂幻没反应过来。


但这不要紧。


凯莉标志性的坏笑从脸上浮现。




“我是来抢人的,不是来打架的。”


一脚踩在石头上还自带逆光特效的嘉德罗斯,越过格瑞看向金。


而后者的神情看起来似乎也跟往常不太一样。


嘉德罗斯想,在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前,他是不会放手了。





“看来愿赌服输,也不是什么坏事啊。你说是吧,紫堂幻?”





END.


算是给之前的那篇《闭嘴》补完了吧...


但感觉还是差点什么,总之你愿意给评论就是最好啦。


爱嘉金!爱生活(bushi)













评论 ( 69 )
热度 ( 487 )

© 东条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