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幻】代价

是我自己写过最满意的凹凸同人。


————



“起来,紫堂幻。”

凯莉的脸上很少会出现生气的神情,而此时此刻她嘴角的那抹笑已经消失不见。海一般的蓝色里清晰的映出了紫堂幻现在的这副样子。

“要死也得给我死的体面一点!”

紫堂幻感觉到对方隐约是弯下了身來,然后用右手提着他的领子硬生生让他和大地的怀抱分离开。一瞬间的失重感令他有些猝不及防,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喘声。

意识不是很清楚了,紫堂幻的视线涣散的很,甚至无法集聚在一个点上。隐约中只看到凯莉那标志性的黑色长发晃来晃去,然后身体一轻就趴到了什么温热的东西上。

“让本小姐背你,可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

凯莉费力的把对方背到了身上,蓝色的眼睛瞥向紫堂幻,恶狠狠的说道。

“你这家伙,给我好好的撑住了。回去我还得跟你算算这笔账。”

紫堂幻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像是要往外崩,皮肤那里撕扯着作痛。一时间甚至听得到血液冲刷血管时的哗哗声。然而凯莉的声音仍然十分清晰的传达了进来。

已经没有力气说些其他的什么话了,也没有精力去思考别的什么事情了。紫堂幻只能感觉到对方一路的骂骂咧咧,和因为土地的坑坑洼洼而带来的上下颠簸。

然后他那已故多年的兄长,突然就出现在了意识里。

“哥哥?”

紫堂幻惊讶无比。

对方也只是微笑着,用他熟悉的再不能熟悉的力道轻轻摸他的头。紫发下的笑容显得真实却也遥远。

“有好好的成长啊。”

“很辛苦吧?”

呆站在原地,紫堂幻看着兄长出神。虽然很清楚不过这一切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产物,但是当那熟悉的触感再次被身体感知到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让眼泪夺眶而出。

这一路走来比起任何人他都说不上一帆风顺,可以说是狼狈的一路走一路爬。总是会被别人踩在身下,说着你就是这么没用的话语。就连自己也会时常这么想。但还是有不甘啊,不甘心比别人弱,不甘心比别人没用。

所以还是挣扎着从淤泥里面爬出来,挣扎着往前走。

就像是那个时候即使是防毒面具已经掉落,也是拼命的捂住口鼻捡起一侧的刀往前狠狠刺去。

——还是想证明自己。

“哥...”

而如今就算是臆想也好,终于得到了认可。

于是那些不甘和难过,就统统化成了声音里的哽塞。

“你这家伙又在做什么白日梦呢?敢在我背上哭出来就让你回去连自己的脸都认不出来。”感觉到紫堂幻情绪的不对劲,凯莉说道。

这家伙的表现确实是令人大吃一惊。

就算是凯莉,这次也怎么都没能料到紫堂幻会做出这么危险的举动来。她不是不是清楚紫堂幻内心深处的自卑与懦弱,甚至经常拿这些来取笑对方。所以也自然是最清楚对方做出这些,需要克服多大的心理压力。

还有多纠结的内心挣扎。

“就算是我,也想要努力的去做出改变啊!”

看到这家伙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时候,凯莉嘲笑了一句什么她自己已经忘了。但是却很清晰地记得紫堂幻在回应她的时候,拼劲全力说出的这么一句话。

像是柄什么东西,狠狠地击打过来。凯莉的眼睛有什么光亮闪烁了一下,她原本的动作僵住。

“嘁。”

“做你的英雄白日梦去吧。”

凯莉胡乱的说了两句,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然后她弯下腰,带着些愠怒的将对方背起来。

她很不愿意去回想那一瞬间身体机理的反应,这让凯莉觉得万分的烦躁。不想承认被那番话打动的后果就是口头上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

“好歹我也是个女孩子吧,为什么要背你一个大男人。你自己的内心不会受到谴责吗,紫堂同志?”



紫堂幻还在自己的意识海里,他很清楚自己这次做出了改变。

一改往日的唯唯诺诺,直接冲上前。

他在这之前,并不确信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在阴影里待久了,忽的一下迈出来还是让他觉得极其的不适应。甚至还有点想往后缩的趋势。

但凯莉临行前跟他说的那些话却在关键的时候把他给扥了回来。

“不做出改变的话,现状也就会一直这样下去了。”

“过分的厌恶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样的好结果,还是说决心根本就不够?嘴上说着想要改变却仍旧觉得我就这样挺好的,还在一边的厌弃自己的无能。”

“最看不起你这样的人。”

每一句都直戳要害。

在昏暗且上下颠簸的车厢里,凯莉的眼睛显得那样明亮而透彻人心。

她从来没有表现的像今天这样尖锐过。

而紫堂幻的拳头在体侧缓缓缩紧。



“人生的路还长,本小姐可没耐性等你一点点改正。”

车厢的门打开,外面刺鼻的味道和枪炮的声响透了进来。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最后的一分钟。”

嘴里被冷不丁塞了根棒棒糖。

然后鼻尖扫过的是清香的洗发水味,凯莉拿着枪支轻巧的翻了出去。



紫堂幻含着那颗棒棒糖发愣。

谁知道是那根棒棒糖里化学成分所带来的的刺激,还是身体内多巴胺在那一刻的过分分泌。

完全就是想都没想的,紫堂幻拖着已经伤痕累累的身体就冲了上去。

防毒面具的丢弃和猛地一个突刺。

然后如电影里谢幕那般缓缓地朝地上跌去。

感觉到那些毒气一点点侵入体内,带走生机。还有血液的不断流失。



棒棒糖早就嚼碎了把棍扔到一边。

他无力地喘着气,看着僵硬在一起的苍白天空突然就笑出来。

这就算是,改变了吧。

还有...凯莉。



“你这家伙还真是热血起来就跟金一个样,原本觉得你怂但还有脑子,但现在看来你不仅是怂,而且还没有脑子。”

凯莉的声音突然就响了起来。



“......”



“起来,紫堂幻。”





回想到这里,紫堂幻就突兀的失去了意识。像是断片一样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医院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发愣。

周围是伤员不断的呻吟和医生们错杂的脚步声。

紫堂幻迷茫的眨了眨眼。

脸上的表情介乎于哭和笑之间。



“醒了?大英雄没脑子还怂的紫堂同志?”

然后就听到凯莉的声音,紫堂幻艰难的扭过头,他现在一动浑身上下就抽痛着疼。

“醒了的话我们就来好好算笔账吧。”

凯莉朝他露出了无比灿烂的微笑。



评论 ( 11 )
热度 ( 133 )

© 东条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