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论万有引力与人的相容性(1)

 现代AU+保有凹凸大赛记忆设定

——————

  安迷修拖着沉甸甸的行李,他刚从火车上下来,虽然每一步都是按着导航提示走的,但没料到最终还是迷失在A国这片复杂的街区里。风吹过街道,白桦和他手里的那张地图一同沙沙作响,周围一片嘈杂声中太阳渐渐升到高空,安迷修站在人行道的旁侧,隐约感到一丝丝不妙。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努力保持着脸上一贯从容的微笑,但最终还是在导航里一句句“未知错误”中败下阵来。


  “明明在国内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下个飞机的功夫就用不了了...”


  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安迷修最终叹了口气把它揣回口袋,现在看来还是问路人更靠谱一些。视线从身旁的行人身上逐一扫过,他来回犹豫着该叫谁会比较好。可以的话他当然希望能是本国的。


  “不过这也确实痴心妄想了些...咦?”


  在视线落及某一处时,安迷修突然惊疑出声。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复又抬头,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上天可能确实眷顾他,如果安迷修没有看错的话,他大概是碰到同校生了。因为距离隔得有些远,他只勉强认出那身衣服是跟校服款式差不多的。


  这个发现足够令他惊喜,然而他的脚才迈出去半步,一声毫无预兆响起的尖叫便将安迷修钉在原地。安迷修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朝声源处看了过去,是马路对面的一家便利店。玻璃破碎的声音应时响起,一个人影从里面飞快的冲了出来。


  ——是抢劫犯。


  安迷修几乎是想都没想便丢下行李冲了出去。他过往所恪守的骑士道精神令他无法面对这样的情景而不出手相助。只是凝晶与流焱早就化作元力石消失在茫茫宇宙之中,理论上再想召唤出它们,是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好在他还保留着那些记忆——


  快速判断着周围的情况,安迷修的步调微微调整。手无寸铁的现状令他多少有些捉襟见肘,但这并不能影响他的自信。眼见两人之间的距离成功缩短,那双绿色的眼睛里滑过安心的神色,但还没等安迷修做出任何动作,引擎的轰鸣声便自斜对过突兀响起。


  早就准备好的摩托车直接向这边杀了过来,这个变故立刻打乱了安迷修原有的节奏,眼看抢劫犯做好准备要跳上去,他在心里大呼不妙。如果坐上那个的话,恐怕他就再也追不上了。咽了口唾沫安迷修强迫自己快速想出对策来,但这件事情显然轮不到他来操心,因为一下秒抢劫犯就被人噗通一声撂倒在地。


  安迷修错愕,对方的动作实在太快,他只来得及看清那身眼熟的校服。


  片刻后行人纷拥而至,安迷修在原地大概愣了有三十多秒,这才反应过来拿上先前丢下的行李跟着围上去。那个人的反应速度明显跟他差不多,又或者比他还要快。如果可以的话,他自然想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人物。更何况那还是自己的同校——


  人群中有个空隙,安迷修如鱼得水的钻了进去。四目相对时,才站稳的他仿佛被一记闷锤砸在头上。


  就算是让安迷修他想一千遍,想一万遍,甚至想破了头皮他都绝对不会猜到这个人——这个他所期待见到的同校,原本打算问路的家伙,会是雷狮。即使对方没有穿着原先那套衣服的情况下,安迷修还是一眼就把雷狮给认了出来。


  雷狮为什么会在这里?安迷修原先攥着行李箱的那只手紧了紧。


  那双紫色的眼睛里明显滑过惊讶的神情,与此同时是安迷修骤然加重的呼吸。安迷修本不需提防雷狮,毕竟这里不是凹凸星球,更不会有什么凹凸大赛。但就两人以前恶劣的相处关系而言,他还是下意识提高了警惕。


  雷狮这个人,或者说他的名字,本身之于安迷修而言就是要绕着走的存在,两人的交手次数可不算少了,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安迷修可以说是摸得清清楚楚。所以从任何方面来考虑,安迷修都不太希望对方会记着那些事。


  凹凸大赛里那个纠缠不开的恶党,或者一个跟他毫无瓜葛的雷狮。安迷修自然是愿意选择后者。


  可以的话当然无事发生过最好。


  但这注定要让他失望。


  安迷修几乎要感到后悔了,那一时的好奇心完全是把他推进了火坑。眼看雷狮在片刻的愣怔后朝他缓缓走来,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那张脸上出现了他不能再熟悉的微笑,然后雷狮的视线落到他的身上:


  “哟,同校啊。”


>>>


  作为交换生,安迷修将要在A国度过他大半年的时间。为此他可以说是做足了一切的准备,从洗漱用品到吃穿用度,小到指甲刀,大到热水器。他全部都考虑到了。他甚至还自信满满的用手机拍了张自己和行李的合照发到网上,并理所当然的收获了一堆赞与评论。他几乎成竹在胸了,但安迷修万万没想到的是——还会有雷狮这个大变数。


  说起来这也算是另一种程度上的孽缘吧,跨越了大半个地球都能遇上。更不要提还在同一所学校。


  安迷修沉默着收拾好他的行李,然后从宿舍楼里出来。太阳高高的悬挂着,正是晒人的时候。他把手抬在身前,眯起眼努力想看清表上的数字。计划表上说的是下午一点要准时报道,虽然这之前他没能成功找到学校的位置,但就学校内一所教学楼而言,安迷修想他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在滚烫的路面上转来转去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安迷修站在指示牌前确定好最短的路径便决定出发。也就在这时,有人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


  “请问报道的地方是在哪里?”


  安迷修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于是他转过头,看见一个戴着帽子的金发男生。


  金?!


  安迷修就差一点就要把对方的名字叫出声,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但对方显然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一手提着包一手拿着张皱皱巴巴的纸等待他的回复。


  “我...刚好也要去报道,一起吧?”


  难道所有人都跟他一样在这个世界里再度重生了?就算再怎么迟钝,安迷修也终于反应过来这个问题。实际上他以前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在这之前他还从未遇到过那些人中的任何一个。心里纵然冒出了无数的疑问,但安迷修脸上还是强装冷静。


  “真的吗!那真是太谢谢你了。”金闻言惊喜,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安迷修笑笑,然后按着刚刚记忆的路线带金走过去。


  “来之前姐姐给我寄过一张地图,喏,就是这张。但是我都转了大半个小时了都没找到。”金的性格看起来完全没有变,仍旧是安迷修在凹凸大赛中所熟知的那一个。他紧紧的撵在安迷修身后,语气里颇有种得救了的感觉。


  “这儿还真是大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后,金这才注意到安迷修身上别着的徽章,“咦,你是交换生?”


  安迷修闻言有一瞬间的愣怔,但很快反应过来点点头。虽然是作为交换生,但他们的校服却是和这边学校统一的。唯一能做出区分的就只有身上要求别的这枚徽章。


  “我有个朋友,他和你一样也是交换生!只不过他是从这边交换过去的,在去年。”


  “你的那个朋友...是不是叫格瑞?”安迷修一边辨别着周围的建筑物,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金。


  “啊,你认识他?”谁知金闻言直接愣在了原地,然后快跑了几步跟上来。


  本来只是随口一猜,却没想到真的猜中了。安迷修支吾了两声,无奈于找不出合理的解释便立刻转移了话题:“毕竟他比较出名嘛哈哈哈...我们再走一会儿就快到了。”他庆幸刚刚跟自己说话的人是金,不然换作他人可能还真的不好打个幌子给掩饰过去。


  “这么快!”金果然没有注意到安迷修话里的漏洞,快走了几步他用手挠挠后脑勺,“你人真好!咱们两个都是刚入学的,不如交个朋友吧?我的名字是金,你呢?”


  “我叫安迷修。”



  两人很快便到教学楼门口,金率先一步推门进去,而安迷修还得到旁边的公告栏看看自己被分到哪一个班。


  来来回回扫了好几遍后,安迷修总算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但他一口气还没呼出来,就在看见下面那两个字的时候给径直憋了回去,喉咙里发出‘咕’的一声。


  雷狮?!


  那双绿色的眼睛一下瞪得很大,然后他腾出一只手揉了揉眼睛,但那并不是幻觉。他安迷修三个字的下面,雷狮的名字被打印的工工整整,横平竖直。安迷修用了足足三十秒才消化这个冲击性的事实,雷狮说不定真的跟他命里哪一步分反冲,不然也不至于阴魂不散到这种地步。


  安迷修不敢想自己余下的半年该怎么过。


  综合素质评价表中对于新学期自己期望的那一栏,安迷修是认认真真的写上去“乐于助人,好好学习”这八个正楷大字的。但现在看来这个期望怕是要落空,安迷修不遗余力的相信雷狮这颗屎一定会坏掉他这半学期的美好校园生活。


  不过凡事都该往好处想一想啊,安迷修。欲哭无泪后他尝试着安慰自己,这说不定是一个可以改善他和雷狮的关系,并且让后者走上正道的好机会呢?


  ——毕竟雷狮不记得任何事情。


  这是安迷修在街上那短短的几十秒沉默后推断出的事实。


  雷狮在说完那句话以后便走了,除此之外没有再做任何的举动。按过往的经验来看,安迷修觉得对方肯定是要先狠狠跟他干上一架,或者打个嘴炮再走。但这一次对方很明显没有表现出除‘同校’以外对他任何的兴趣。由此可见雷狮根本不知道他是谁,更不可能有凹凸大赛时的记忆。


  这是件好事,但同时也是件麻烦事。


  就现在的雷狮而言,他们之间从未发生过任何事,不过是碰巧在街上遇到的同校校友。但在安迷修看来,他们早已是无数次企图置对方于死地的对手。


  本来是不打算跟对方再扯上任何关系,最好连面都不要再见。但现在看来...他们怕是再脱不开干系。


  “......”


  不过才半年而已...忍一忍吧。




  进教室前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后拉开了班门。


  里面已经零零散散坐了二十来个人,嘈杂声一片。安迷修左右看了看找到一个空位坐下来,令他长舒一口气的是除了雷狮以外他没有再看到任何认识的人。早上连续的两个意外差点让他以为整所学校有一半都是在凹凸星球上见过的,好在现在看来不完全是。


  雷狮在十分钟之后进了班,他坐在后排的位置。与此同时老师后脚进了门,上课铃响起。


  是一些十分常规的要求,和安迷修本来学校有的没什么大出入。他一边听一边在本子上写下了几个重点,然后将笔盖上放到一边。这个过程让他有点不舒服,不仅仅因为那些冗长繁杂的规定,更是因为后背上落下的那道若有若无的视线。


  安迷修不用想都知道那道视线的主人是谁,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种被人一直注视的感觉可不好,安迷修皱起眉连着换了好几个坐姿,但背上灼热的感觉却始终没有消失。好在没几分钟后老师便叫他起来,跟着其他的交换生一同站到讲台前。


  按照惯例,每年的交换生都会在自我介绍后被分配一个同伴,然后跟着对方熟悉校园生活等等一系列的事情。


  安迷修用了一会儿来考虑自己该说些什么,在终于轮到他后,他站到讲台前清了清嗓子。实际上安迷修面对这种情况可称不上自在,至少没有往常看的轻松。本来准备了很久的话到嘴边变得简洁,他努力让自己保持着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我是安迷修,很高兴能来到这里跟大家一起度过半年的美好时光。我的爱好是剑术和...”


  说到这儿的时候安迷修有点打磕,曾经他在凹凸大赛个人信息栏里填过‘最后的骑士’,为这个他可没少被雷狮嘲笑。眉毛不受控制的自己跳了两下,安迷修硬生生把后头紧跟着的那句骑士给改成了爱看骑士类书籍。


  然而话音刚落,他就听到教室后突然传来“嗤”的一声笑。


  是雷狮。


  “老师。”安迷修看着对方慢悠悠举了个手然后从座位上站起来,“我最近正好对欧洲中世纪的历史有些兴趣,请问我可以申请坐这位安同学的搭档吗?”


  老师的答案自然是可以。


  只是安迷修万万没有想到雷狮会给他来这一出,以至于两人视线在教室半空中交汇时,他完全错过了对方眼中闪过的那抹戏谑之色。


  即使是在改口了爱好以后,雷狮似乎仍旧有嘲笑他的理由。


  安迷修本想拒绝雷狮的这个提议,谁知对方先他一步把东西搬到了自己旁边,这下无论如何他都没了任何理由拒绝。斗争了一会儿后安迷修走了过去,这才注意到雷狮边上的位置一直是空着的。他盯着那儿看了有一会儿,即使知道此雷狮非彼雷狮,但安迷修还是来来回回看着那个椅子好几遍。


  往日的经验可让他对雷狮的任何好意放不下心。


  “我可没有放任何东西上去。”


  像是看穿了安迷修所想,雷狮拉开了一抹笑,“真巧啊交换生,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安迷修足足花了半节课的时间去思考该怎么和这个雷狮相处,虽然无论哪一个都很讨人厌,但抱有对前一个雷狮的恶劣态度来和另一个人相交往,在安迷修自身来看是十分不公平的。


  对方在上课的时候并没有做出任何骚扰他的动作,只是安迷修在做笔记的时候偶尔会感到对方投来的视线。雷狮似乎对自己很感兴趣,他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但却想不通为什么。或许一天偶遇两次是个不错的借口,但安迷修觉得把这个安在雷狮身上太过不现实。


  雷狮看着身边的人明显陷入了纠结的状态,脸上露出看好戏的神情。他想安迷修是在思考他这么做的目的,或者是该怎么跟他相处。事实上他猜的八九不离十,这多要归功于他跟安迷修无数次的亲密接触。当然他称之为亲密接触,在安迷修那儿看来就是干架两个字。


  拜托,他在心里嘲笑安迷修,你那骑士脑袋里是不是除了正义以外就没再装别的东西?


  雷狮从看见安迷修的第一眼开始,就知道对方跟自己一样,有着过去的记忆。


  那张蠢脸上可藏不住任何东西——或者说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瞒过他雷狮的眼睛。


  看骑士自以为是的出丑实在是再有趣不过的事情,雷狮近乎恶劣的这么想,于是他就没有表现出认识对方的那样子,但又偏偏给对方下足了套看他往里跳。或许知道真相后安迷修会气的暴跳,然后扑过来跟他决斗。


  ——可那才是重头戏呢。


  雷狮咧开嘴。


  “你叫安迷修是吧,下课后要不要出去转转?”


  安迷修转过头便对上了对方那似笑非笑的神情。


>>>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瞎了眼才看上这破学校的。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雷狮走在安迷修的前面,他一边扔着手里才从食堂顺出的苹果,一边回头朝安迷修道。


  他们走了差不多有七分多钟,雷狮走的快,几乎不带停留。安迷修想让对方慢一点,却被以再有几分钟就上课了这样的理由给搪塞回来。不过总的来说,他记性还不错,一圈下来也差不多记住了个七七八八。只是在听到雷狮用‘破’来形容学校时,他皱起了眉。


  “雷狮,学校可...”


  然而对方并没有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安迷修才开口,雷狮慢悠悠的一句话便从前面插了进来。他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微微扬着下巴,看起来完全像是十几分钟前老师翘着黑板所警告的,绝对不可以模仿的‘不良学生’。安迷修实在不知道他是怎么被录取进来的,在他看来,雷狮全身上下简直无一处值得拿出来夸赞的。


  “这边是教师办公室,再往前走是德育处。四层有个天台。当然——”话锋一转,雷狮用右手稳稳抓住苹果,回头时笑的有些恶劣,“你要是想去女厕所的话,二楼拐弯就是。”


  “......”安迷修硬生生把前面那句话给咽回了肚子里,雷狮看着对方脸上那微妙的表情变化,默不作声的在心里笑了两声,然后把话收了回来。


  “开玩笑的,那里只有男厕所。当然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友情提示,女厕所在三楼拐角。”


  两人的视线登时在半空中交错,雷狮非但没有退缩,反而还理直气壮的迎了回来。


  ‘这不过是一个高中生常开的日常玩笑罢了’。


  这是安迷修从对方脸上所解读到的。


  他用了半分钟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拽拽脖子那儿系着的领带长呼出一口气。他以前一直以为对方是因为环境的问题,才会如此令人讨厌。但现在看来,恐怕那恶劣的因子是印在灵魂里的。他爸妈到底是怎么管教他的?


  安迷修的动作被雷狮尽收眼底,那双紫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边笑意更深。


  上课铃适时响起,雷狮挑挑眉示意安迷修跟他一同回教室。


  “走吧?”



  安迷修坐回自己的位置。刚刚那个小插曲令他多少有些不快,但雷狮节奏实在把握的太好,让他一腔闷火都无处发泄。心里默念了三遍不要跟雷狮一般见识后,他揉了揉自己的脸强迫自打起精神,然后抬头准备记写在黑板上的物理概念。


  落叶被风吹得打着卷从窗外飘过,安迷修将自己的笔记本打开,纸页翻动的声音很快被周围齐刷刷的划笔声所掩盖。抓过一旁的钢笔,他将黑板上的内容整整齐齐的抄写在纸上。


  “万有引力,展开来说就是万物皆有引力。”粉笔的声音因书写而显得断断续续,讲台前的老师在写下了这几个字后转过身,“这是牛顿在1687年提出的理论。”


  “也就是说,任意两个质点有通过连心线方向上的力而相互吸引。”


    雷狮在这期间企图做一些吸引他注意力的事,但都被他选择性给无视。


  “老师,所有的物体之间都存在引力吗?”


  不知道是谁提问了一句。


  “没错,人与人之间也是存在着引力的。”粉笔声停顿了片刻,很快又响起,“一切物体,不论是什么,都被赋予了相互的引力原理。也就是gravitation...”


  万物之间都存在引力?那也就是说不管多小或者多大的事物都能互相吸引,人与人之间的力又会是多少呢?


  一面想着,安迷修微微抬起手腕用句号作整句话最后的收尾,与此同时他用余光看向一旁的雷狮。在几次撩拨未果后,后者便放弃了这无聊的举动。只是他也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课堂上,而是看着窗外某一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视线在那条白色的头巾上停留了片刻,安迷修重新看向笔记本上刚刚写下的东西。


  他跟雷狮,不会也存在着什么引力吧?不然也不会接二连三的遇到。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那还真是不幸啊。



TBC.

给可乐的生贺! @仙女棒棒 虽然迟到了很久...

是个长篇,本来想用短篇完结的但4想了想觉得还是写长一点...

评论 ( 18 )
热度 ( 371 )

© 东条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