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白日殆尽

原著+私设有

这里东条北,希望你可以喜欢(?)

——

自从神使被参赛者们合力击溃,他们的手下便逃向了不同的星球藏匿起来。
“因此——为防止神使的势力卷土重来,我们得分成几组将他们逐个消灭。”
金一边回忆安迷修的原话,一边伸手把格瑞的牛奶悄悄拿了过来。两个人坐在驾驶舱内,仅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
“这简直是压榨,赤裸裸的压榨!”得手以后金顺势倒在椅背里,准备犒劳一下他那干涸的几近爆炸的嗓子,“明明现在是新年,却还要出来工作。格瑞,你说咱们还得干多久,三个月,半年,还是干脆一辈子?”
说到最后这三个字的时候金挑了挑眉,下意识看向一旁正盯着电子屏上路线看的格瑞。觉察到前者的视线,格瑞扭过头,结果一眼便看到对方将自己的饮品归为己有。
金冷不防跟他的视线对上,举着牛奶盒的手顿了顿。都说做亏心事的人会愧疚,金也不意外的往后缩了缩脖子。
格瑞没理会金的话:“你自己不是有喝的?”
“呃,那不是在后面所以懒得拿嘛。况且格瑞你现在也喝不了,还是专心开飞船吧。” 

金的动作一滞,随即转移开话题。
格瑞面无表情的和金对视了一会儿,金发男生随即有些不自在的把屁股往边上挪了挪。他试探着开口,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露出心虚的神情来:“格瑞你,你是不会因为牛奶这点小事就生气的对吧?”
金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小心翼翼。

格瑞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扭过头按着方向盘翻出了几天前的旧账。
“三天前,你把我的午餐偷喂给猫的事还没跟你计较。”

金冷不防被这句话给噎了一下,咳嗽了两声右手将牛奶悄悄放了回去。
“那不是猫自己爬上来吃的吗?”
“大前天的三明治呢?也被同一只猫吃了?”
“哎…你知道凡事总有巧合…”
“那上上次也是?”在金几次狡辩过后格瑞终于忍不住转头,前者立刻错开了视线打着哈哈看向一边,“你是想说这只猫了跟了我们半个月?”
“格瑞,你这么富有同情心对吧…”

金终于招了实情,他开始后悔偷拿格瑞的牛奶了。非但一口没喝着,还被牵了一屁股的旧账。食指跟脸上挠了挠,金心虚的吹起口哨看向窗外。他感觉到格瑞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有一会儿,随即便传来一声无奈的轻叹。

金的眼睛亮了亮,透过玻璃的投影看着格瑞的侧脸,随即脸上滑过点得逞的神色来。两人十几年的相处已经令他对格瑞的一举一动万分熟悉,早在拿那盒牛奶前他就知道对方一定会原谅自己。

格瑞没再理会对方,他拿过了一旁的操作平板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

“要到了?”

“恩,准备一下,飞船要降落了。”

金没回头,他的视线落在窗户外面。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在星球上降落,但窗外的景象却仍旧与先前别无两样,黑漆漆一片,能看清的只有些许碎片。也不知道是从什么上面剥落下来的。

——总之可以说是相当的无趣。
长叹了口气,金用手托住下巴感叹:“格瑞,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么爱过我的母星。”
格瑞闻言翻了个白眼,心说你之前和那些敌人作战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一字不落。你现在又从来没这么想念过了。

“我是说真的。”金似乎猜到了对方心中所想,于是加重语气又一次重复。这期间他往玻璃窗上哈了口气,然后伸出食指试着画出一个格瑞,但失败了。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回头去换个发型?”他拿拳头将雾气全部擦掉,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

格瑞这回没再搭理他——飞船该降落了。
他们正穿梭于亿万颗行星之间,在这无尽头的黑暗里。金想他们的气流大概会随格瑞的操作在身后拉出一圈又一圈的线。即使是飞船技术发展迅速的今天,也很难会有两艘在这片无穷大的空间内不加定位的相遇。

这真有点奇怪,他想。

他本应该感到寂寞的,可是他没有。

这是为什么?


“要降速了,坐好。”
“嗯?这就到了。”格瑞的声音立刻令金清醒过来,他凑近想看看屏幕。却碍于飞船的狭小直接挤到了格瑞的位置。
后者不动声色的把胳膊挪了挪腾出空间,右手按在操纵杆上控制飞船向低空驶去。
“坐回去。”他这么说。
“好吧。”金看清了以后坐回自己的位置。那片温热抽离时格瑞眼底略微有些波动,但很快便掩饰了过去。金总喜欢跟他肢体接触,不是拽着胳膊就是搂脖子,这点虽然他早就习惯了,但每次对方这么做的时候,他还是会有些不自在。
心情有点说不上来。
可不到半分钟金又凑过来了。
“话说我们这是在哪啊,格瑞?”
“屏幕上有坐标。”他竭力的往右躲了下,然而两人的距离却注定了金再次牢牢黏上来。
“我看看——”金努力的把脑袋往投影屏上靠,格瑞则试图从那些缝隙里看清前面的路况。这家伙才应该去修头型才对,一个念头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随即被他给按了回去。
金没理会格瑞,他认真的辨认着右下角位置的一长串数字,右手握成拳抵着下巴像在思考什么。
格瑞觉得有些奇怪,这家伙平时表现得总没心没肺,就连开飞船的任务都直接扔给了他,眼下这么积极怕是又在心里策划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咱们出来多远了。”
“别又惹麻烦。”格瑞瞥了他一眼,金点点头把头缩了回来。一阵颠簸后飞船总算到了星球上空,金把脸整个在玻璃上贴成一个大饼:“哇哦,有点像咱们上上次去过的那个地方。”格瑞闻言有点诧异,紧接着金下一句话就冒了出来:

 “你还记着咱们去那个星球,你被翼鸟追着啄头发那事吗?”

“…闭嘴,到了。”

 

银白色的飞船缓缓着陆于这颗土黄色的星球,待灰尘渐渐散去之后格瑞才把舱门打开,他让金先坐在座位上别动,然后拿过边上的烈斩便率先跳了下去。

那些逃窜的家伙狡猾的很,如果不提高警惕的话,很容易就会中对方的圈套。扑空的时候倒也不是没有,只是不能轻易便疏忽就是。
抬手用烈斩将扬起的灰尘尽数挡住,格瑞环视了一圈,在确定无误后才招手让金从飞船上下来。然而对方的回答却含含糊糊,足足磨蹭了将近三分钟才从门那儿冒出个头来。

“你刚刚在干什么?”格瑞问他。

金用手揉了揉后脑勺:“刚刚有点拉肚子,不过现在好了。”

格瑞闻言皱眉,两人对视片刻后他正打算说些什么,金却先一步越过他往前跑了几步,手搭在眼睛上面四处张望:“咦,这次也扑空了?”

“我怎么听你这话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格瑞从后面跟上来,右手重新将烈斩别回腰间。

“嘿嘿,刚好中午了嘛。”金用手刮了刮鼻尖,“要不咱们干脆在这儿吃烤肉吧。反正这地方偏的可以,看起来怪安全。”
“你刚闹完肚子现在还能吃下烤肉?”
“没问题的!”金看起来信誓旦旦,“我记得还剩点肉没烤呢。”
“可你上周才吃过。”
“呃…话不能这么说啊格瑞。”金闻言有些语塞,眼珠飞速转了转他说道,“那我昨天洗了脚,今天总不能不洗吧?”
“这你可得多难过啊,毕竟咱俩一艘飞船。”
“......”格瑞一时间竟然找不出任何话来反驳对方,毕竟在言语这些弯弯绕上,他很少能战胜过金。
更何况——
“格瑞你这点道理都不懂可不行啊,在社会上可是要吃亏的。”
金还很喜欢在得了便宜以后臭屁哄哄的教训别人。
深吸了口气格瑞最终还是一记烈斩堵住金的后半句话。

可最终他还是从飞船里把工具跟食材拿了出来。
“格瑞你看,你还是很在乎我的嘛。”金没理会脸上烈斩拍出来的大红印子,他笑兮兮的趴在一边看着格瑞往肉上面撒佐料。格瑞做的饭特别好吃,尤其是在烧烤这方面。
“谁在乎你了。”格瑞抬眼看金。
“啊,出现了。格瑞特有的不承认光波!”
金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双手像是阻挡什么东西一样挡在脸前。
“不行,这光波太强了,太强了我的天!”
说着还往后猛地一跳,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冲击。
格瑞在那一刻恨不得把架子上的烤肉全部扔到这人的脸上。
“闭嘴。”


>>>


事实上他们的任务不多了,只要再消灭掉最后一波的敌人差不多就算是圆满完成。只是范围越小难度越高,格瑞跟金已经连着扑空好几次。

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后两人回到飞船做简短的休息,金打了个哈欠脱掉外套便往床上钻。

 “等午睡起来以后就去完任务吧?”他一边说一边把头死死埋进了枕头里,格瑞点点头从后面跟上。他和金本来是一人一张床,只是先前金非说地方实在太小,格瑞拗不过才把两张床给拼到了一起。
他也有点困了,把鞋脱了之后格瑞便直接躺到床上,保持抱住烈斩的姿势闭上眼。
实在是太过独特的睡姿。
金侧过头看的时候直接噗嗤一声笑出声:“格瑞你哈哈哈哈。”
“别吵,睡觉。”格瑞皱了皱眉。
“但是格瑞你真的...哈哈哈哈。”
金忍不住在被窝里狂笑出声,身子一抖一抖的。
格瑞困意正浓,被金这么一笑直接把烈斩放到了床边翻过身抬眼看向金。
“你到底睡不睡?”
“我也想睡啊。”金强忍住不笑,却在对上格瑞那张脸的时候直接破了功,笑的满床打滚。那个睡姿真的是绝了,没谁了哈哈哈哈。
“......”
格瑞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提着金的领子把他从床那边给拽了过来,本来是想吓唬吓唬就完了的。力道却没控制好,金正好一个翻身,脖子蹭的一下就擦过了格瑞的嘴。
柔软的触感令金动作一下僵住,格瑞也是。
“我…我睡了”
半晌的静默后,金立刻往旁边拱了拱开口道。
“...午安。”格瑞也颇为僵硬的回了一句。


>>>


空调是最适合睡觉的25度,光线透过窗帘洒进来变成淡淡的绿色。格瑞和金背对着背躺着,同时将呼吸声压到最低,耳尖泛红。
出人意料的是,最先睡着的居然是看起来没有那么困的金。
听到那边传来熟悉的酣睡声后,格瑞闭上眼又睁开,这个方向他实在是睡不惯。估摸着对方已经睡熟了,格瑞也就转了个身过去。结果没想到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翻了个身,格瑞这一下动作正好面冲着金的脸。
对方睡得似乎正熟,睫毛轻轻颤着,嘴巴一呼一张。格瑞没由来的觉得心里一痒。
“金。”
他轻声的叫了一声。
没有人回答他。
鬼使神差的,格瑞凑了过去,几乎是额头贴着额头那样的。他深吸了一口气,是金身上特有的那股奶香味。
一股冲动自血液深处涌上来,没能忍住的,他亲上金的额头。这大概是情理之中又是意料之外的发展,在这种画面中他亲下去显然是最符景的动作,但又好像是遵从了本心亦或者…
心脏噗通噗通上下跳动的声音,却直接掩盖住了一切杂乱的,混杂不清的东西。
格瑞有点懵,随即眼皮便半垂下来。金的脸上有大半都被阳光所覆盖,把皮肤照的奶白细腻。格瑞甚至能想象到此时金睁开眼睛,那双海蓝色蒙上暗金的色彩。
“你俩就gay gay的。”
没由来的,凯莉曾经调侃他俩的一句话自脑中响起。格瑞从未费力去记这些无用的记忆,但这句话却出现的毫无根据,不知道如何便储存了下来。而今又在这样的场合再度出现。
格瑞并不介意男人之间的恋爱,但这并不表明他对自己的性取向也是仅限男男。可如今这样的念头却开始动摇。
那个吻是他自己的动作,那些心里乱成一团的也是他自己的情绪。甚至于每一次和金的触碰,带来的那种微妙,也全部来自于他自己。
“……”
格瑞沉默下来,然后就着先前的动作半趴在床上片刻后躺下来。
他也庆幸于金的熟睡,这给了他充足的时间去思考。
空气中突然有什么东西流动,甜腻腻又滚烫,格瑞嗅了嗅,连带着脸也热了起来。
临闭眼前他扭头最后看了金一眼,而对方正埋头呼呼大睡一起。
“好梦。”
他轻声说。


>>>


残余的势力虽已被消灭的七七八八,但剩余人的实力却都不容小觑。
毕竟漏网之鱼之所欲能漏网,也还是和别人有些不同之处的。
而此时此刻格瑞和金陷入了包围圈里,背靠着背神色凝重。他们才到这个星球不久便发现了这些人留下的踪迹,但没料到的是他们全部聚拢在一起,要来一个绝地反扑。
“左三你,右二我。”
格瑞轻声在金耳边低语。
“得令。”金心领神会。
烈斩滑至掌心,格瑞提足元力向左边挥去。与此同时矢量箭头从地底猛地刺出,包裹着劲风像一侧袭去。碍于数量的劣势,他们决定采取速战速决的战斗方式。包围圈立刻被两人的攻势撕扯出一个缺口,格瑞眼尖,拽过金便冲了出去。

他用烈斩在地上画了一个圈,示意金站在里面:“这次的要比以外的都要强,你在这里待着等我。”
金一下被气笑:“你当我还是刚来凹凸星球的菜鸟呢?”
“这次可不能乱来。”格瑞神情有些凝重。
“哎你就相信我。”金朝他挥了挥手里的箭头。
金说的确实不假,两人一左一右很快就把那些人反包围住。几个大招下去场内还能站起来的都超不出三个。
“轻轻松松,手到擒来!”金得意的不行,右手直接勾上格瑞的肩膀,“哎我都想好了,咱们以后就弄个组合横行宇宙得了。这绝对天下无敌啊。”
格瑞略带嫌弃的拍掉自己身上那只手:“我不。”
“为什么为什么!”金不敢置信,“难道你怀疑我们两个的实力吗?”
“我...”格瑞正组织措辞,便看到原先倒下的两人突然摇摇晃晃站了起来。瞳孔微缩,几乎是看到白光的同时他就将金用烈斩护在身后,然而金比他的动作更快,率先一步直接就冲了出去。
格瑞完全没想到金会做出这种举动来,那双素来平淡的眼睛猛地瞪大。敌人显然选择自爆元力种,那东西的威力他曾见过,若是爆炸开那绝对不是说笑的。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将其斩开。可他还没想好对策。
“格瑞,让我来!”
这时金已完全越过了格瑞,低声喊了一句他的小腿猛地发力,一下便跃到半空之中,手腕一转矢量箭头便出现在掌心。格瑞完全没来得及阻止住他,金的速度本来就比常人优秀太多,再加之没有充足的反应时间,等他终于张口的时候,对方已经完完全全向半空的白光迎了上去!
眼看白光愈来愈盛,冷汗从金的额头滑落,苦笑了一声掌心的箭头立刻化作柄金色宽刀直劈过去,正好和光球碰撞在一起——他这是模仿着格瑞的烈斩做出来的刀,无论形状上还是大小,都分毫不差。
刀与光球在空中直接迎上,摩擦间立刻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火星不断从刀面上迸溅,力道之大几近硬逼着金往后退去。
力量对峙间他咬紧了牙,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信念不断往宽刀里注入元力。金黄色的光芒在宽刀上不断的闪烁着,终于是压过那灼眼的白光。而下一刻光球被宽刀劈裂,内里迸发出几道更加强烈的光来。
格瑞见状握着烈斩的力道一紧,正要冲上去把金带到这边来,就见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驱使着矢量滑板向这边冲来了,“格瑞!”他挥舞着两双手,帽子下的金色碎发剧烈晃动着,正好躲过光球爆炸时所带来的冲击。脚步硬生生的停下,格瑞站在原地。
那一刻金的身影刚好被白光所照亮,这还是第一次金在他面前展现出这样强硬的姿态。格瑞一时间失了神,就连握着烈斩的力道都松了几分。

——成功了。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蜕变成这幅模样的?
在过去的时间里,从来都是他将金护在身后。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金的位置就变了,从和他一起并肩战斗开始,再到现在完全反过来的背影。
金在变的越来越强大,也越来越耀眼。
“格瑞!我刚刚是不是表现得特别酷,特别帅!”
眨眼间金就已经撤去滑板跳到了他面前,得意洋洋的摆了个POSE。
格瑞没有答话,而是眯起眼认认真真的看着眼前的人。
金确实是变了,虽然他现在看起来仍旧是那么的冒冒失失,但眼角眉梢间已经要比过往成熟太多。他在往更好地方向发展,那些东西从未磨平过金的棱角,他仍旧和以前一样的犯傻。但是却让他长出了新的东西。
一些足以让他面对挫折勇敢站出来,然后不言弃的东西。
“格瑞...你怎么不说话啊?该不会是我刚刚表现太帅你看呆了吧?”
金看对方久久不回话,然后大着胆子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还成吧。”格瑞半晌终于开口,然后明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究一样转身就走。
“哎我就知道你不会...等等格瑞你刚刚说什么?!你刚刚承认了是么!!”
金猛地睁大了眼跳到格瑞前面。
“我说什么了?”
“你你你说你看呆了。”
“我没有。”
“不你就有!”
金没有给他丝毫反驳的机会就转身冲向了飞船,一路大呼小叫,差点摔倒。
格瑞看着他的背影越发头疼,但是嘴边却不自觉勾起了丝笑意。
过去的苦难和艰辛并没有让金就此放弃,而是被他所尽数吸收进体内。他努力的在黑暗中扎根,吸收他所经历过的所有挫败,然后将它们全部化成自己生长的养分,一步步走的更高、更远。
无论是那些难以言述的苦难也好,艰辛也罢,都已然成为了金自身的一部分。
成为了金,也成就了金。
格瑞看着金,眼睛微眯仿佛被灼烧。
他在变的越来越好。

 

>>>


“格瑞,早上啦该起来了。”
金直接掀开了格瑞的被子,在他耳边大喊。
格瑞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把一边的头套带上。
“别吵吵。”
“格瑞你——”金转了转眼珠,“不会因为我叫你早就讨厌我吧?”
“......”
“会吗会吗?”
“不会。”他揉揉眉心不知道对方又要干嘛。
“那...你会因为我抢你牛奶就讨厌我吗?”
“不会,你又干什么事了。”
“呃,什么都没有啊。”金按了下自己的帽子笑笑,“那最后问你一个问题。”
“说。”
“你喜欢我吗?”
格瑞坐在床上,看着床尾的金沉默了好一会儿。对方也不动声色的看了回来。
空气里传来了什么东西融化的甜腻味儿。
“喜欢。”


>>>


凯莉打来通讯电话的时候,俩人正坐在飞船里打牌。
“哦豁?看起来你们小日子过得还不错嘛。”
女生的脸一下就连接到了主屏幕上,极其的近距离。金被吓得一个哆嗦手里的牌全部掉到了地上。“凯莉?!”
“有什么事吗?”相比起来格瑞的反应就要正常的多,他把牌理好然后放到一边问道。
“瞧您说的也太生疏了吧,两个多月没见打个招呼寒暄一下也不行?”凯莉挑眉,然后指了指身后的家伙,“喏,还有这家伙。”
金在看见那人的脸时一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紫堂!!”
“金!”紫堂幻看起来也十分激动,朝金连连挥手。
两个月的时间里,紫堂幻看起来已经变了很多,很明显的要比之前瘦了,袖子也被挽到手肘以上,眼里多了以前没有的坚毅和干练。
“我好想你啊紫堂!”金在大屏幕前挥舞着手蹦来蹦去,“话说我们什么时候能见上一面啊!”
格瑞看着这俩人旁若无人的互动眼底情感暗涌,然后拿了工具箱就到飞船外进行日常研究去了。凯莉隔着屏幕都觉得自己能闻到那家伙的醋味儿,她笑了一声然后支开紫堂幻:“你先边上玩儿去,等下再过来。”
“啊、好...那等下见,金。”恋恋不舍的摆摆手,紫堂幻的身影从屏幕里消失掉。
于是飞船里还剩下的,就只有金和凯莉两人。
结果还没等金先开口,凯莉就发话了:“我说,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她单刀直入,直切要害的问道。
“什么怎么样了?”一开始金还没有反应过来,但随即就意识到了对方是在说些什么。下意识看了一眼椅子底下,金的耳朵尖立刻红了,有点结结巴巴道:“还...还算可以吧?”
事实上知道他这个计划的只有凯莉跟他俩人,之所以凯莉为什么会参与进来,就是因为金新手上路不知道怎么做,而凯莉又恰巧很喜欢搞事情。所以也就稀里糊涂的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凯莉看着金的小动作不怀好意的笑了一声:“把握好机会啊金,而且——没多长时间了吧?”
金掰指头算了算然后点头。
“期待你的好消息啊。嗯——差不多再忙活一阵子就可以消停啦,到时候就过来找你们玩。好久没舒展舒展筋骨了难受的不行。”
凯莉嚼着棒棒糖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然后目光落在玻璃窗旁边的玻璃瓶上。
“诶?”
她明显是愣神了,动作一顿。
“这东西你哪来的?”
“什么东西?”金有点诧异,然后顺着看了过去才恍然大悟。那个玻璃瓶里什么都没有,只埋了些土,大概是因为地方特产的缘故,土壤里还泛着些许晶莹的蓝色。
“啊那个,是前几天格瑞从哪个星球带回来的来着。”
“是格瑞啊——”
女生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那个玻璃瓶,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心血来潮的通讯电话打的实在是太值了。
“怎么了吗?”金有些疑惑。
“Nothing。”凯莉眯着眼笑了声。


>>>


等到一切的事情都结束以后,已经是格瑞和金出来的第三个月初。
两个人一下就闲了下来,无所事事。
金坐在座位上有点忐忑,盘算着心里那个计划。他怎么想都得在回去之前把这事给办了,就当豁出去了,因为现在看来是最合适的时机。
“格瑞...”他扭头看向旁边的人,深吸了口气还是决定这么做。
“什么事。”
“我们回程之前可以去一个地方吗?”有些小心翼翼的,金问道。
他生怕格瑞发现点别的什么端倪。
而格瑞偏偏就是没说话,他眯起眼睛看着金。
有那么一瞬间金甚至有种被看穿了的感觉,冷汗噌的就从后背冒了出来。
“你别多想啦我不是...”金赶紧摆摆手想解释,却被格瑞的应允打断。
“好。”
金一下瞪大了眼,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虽然他早就做好了可能会被拒绝的准备来着。偷偷地长舒口气,金拍拍胸膛。殊不知这些小动作都被格瑞看到了眼里。
但格瑞什么都没有说。
“那我就定坐标啦!”
金长舒口气,然后在大屏幕上准确的点下了一个位置。
格瑞顺着看过去,是半昼星。

所谓半昼星,星体如其名,因为所处地理位置的特殊,每年都只有一次日出和日落。而且每一次又都长达半年,因此得名半昼星。
很好的垂下眼遮挡住了眼中的情绪,格瑞开始思考这个家伙又要干什么。
飞船直直的奔向金划定的坐标而去,不到半日时间就已经抵达了半昼星。
不同于别的星球,这个星球的天空漆黑一片,只看得见几颗星星。
“你来这地方干什么?”
格瑞把舱门掩上回头看金。这回这家伙倒是没再犯什么水土不适的臭毛病。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啊!”金看起来慌慌张张的,弯着腰又不知道是在捣腾什么东西,“总之我们先下去吧?”
这家伙不知道自己根本藏不住情绪的吗?
格瑞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你自己要来的,带好路。”
“一定!”金朝他敬个礼。
然后格瑞就被金领着坐到了一块原木的上面。
先前出来的时候格瑞似乎翻了个什么东西出来,但是金并没有看清也就没当回事儿。而且他现在注意力也全都放在了一个事情上面。
一时间俩人坐在原木上谁都没有说话,格瑞在等待着金开口,而金在等待着时间。
金是掐准了点等着半年次的日出来着。
对大多数人而言开始什么东西,或者去做什么意义重大的事情。总得有个牛逼点的仪式感,就好像把过去和未来给划清楚分界线了,从这一刻开始就要变的和之前不一样了。
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把最重要的这件事,放在了最为特殊的这个时候。
他想,这不仅仅是仪式感,也是另一种证明的方式。
格瑞不动声色的坐着。
很快,漆黑的星球突然多了层蒙蒙的黄。
——要到了,时间。
金深吸口气,终于开口。
“格瑞,我...”
那一刻他只觉得紧张的不得了,心脏用着一种仿佛要爆炸般的频率跳动着,一下又一下,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般。
要说出来吗,真的要说出来吗?
无数疑问从心底漫上来,把他层层围绕了一整圈。
金扭头看向格瑞,视线仿佛都开始模糊,世界在旋转。
但他必须要抓紧了,因为地平线那里已经出现了蒙光。
格瑞一直坐在他的旁边,侧头看着他。金仔细的去揣摩他的神情,想从里面看出些什么来,但却和往常并无两样。他不信格瑞不知道自己把他叫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但格瑞对此似乎一点情绪的波动都没有。
真的要说出来吗?说出来吧,让他知道...必须得让他知道。
错过这次可就没有下一次了啊!有声音在心底呐喊。
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然后开口。
“虽然我、我想了很久该怎么跟你说,无论是浪漫的方式也好,强硬的方式也好,但刚刚我突然觉得那似乎都不太适合我...”
“所以我在想...还是这样说吧。”金深吸了口气,凑近了扬起脸看格瑞。格瑞愣了一下,但并没有往后躲。
“格瑞你愿意——”金看着格瑞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心脏在身体里怦咚怦咚的乱撞,“和我以后也一直一直的走下去吗?无论是驰骋宇宙也好,称霸格鲁星也好,我希望...我希望能和你一直的走下去!”
这段话终于不受控制从嗓子里冲了出来,突破层层的束缚直接传达到格瑞的耳边。金只觉得说出来的那一刻世界终于停止了旋转,他不觉得晕了,也不觉得脑子发胀了。
他只是静下心来耐心的等待着对方的回复,心脏跳的要比先前更快。
金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够直白的了,他没敢再看对方的眼睛,稍稍低下头错开视线。
这就是他策划了已久的事情,一份告白。
一份对自己从小长到大的挚友的告白。
而后是很久的静默,金甚至能听得到风吹过草地吹落上面露珠的声音。紧接着一阵衣料的窸窸窣窣声,格瑞终于有了动静,金看见他站了起来。
“格瑞...”
他本来不想出声的,但实在是没有忍住。他不知道格瑞要干什么,先前给自己鼓的那一通气似乎全由着格瑞的动作被吹散了,金只觉得害怕。
紧接着金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仿佛一阵风从心口上吹过。对方的腿在他的视线里弯了下来,什么东西遮住他的眼睛。
格瑞想,先前那些困扰他的问题,他大概想清楚了。是滔天的情感,在这个人刚刚开口的时候全部化作猛兽般冲垮了他内心的大坝,决堤而出。
金有些紧张仰直了脖子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
“要打我的话也请轻——”
话没说完就被什么东西给堵回去了,冰凉的,还带着些牛奶味的...
金的大脑直接当机,如果不是因为被捂住了眼睛,那他现在瞪的一定是比铜铃还大。

“?!”
很难形容那一刻的感觉,金只觉得整个人似乎都死了过去又活了过来一样。然后世界都被渲染成灼眼的白。
还没能从对方接受了他这样的喜悦中回过神来,格瑞就松开了手。金睁开眼,看到对方从身后拿出了先前一直放在驾驶舱前的玻璃花瓶。
虽然很好奇,但理智却告诉金他现在不应该说话,于是他也就张了张口还是闭上。而格瑞也什么话都没有说。
三秒后太阳冲出了地平线,金惊讶的看到,在第一缕阳光照射入瓶子的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动了动。紧接着“噗”的一声就看到种子破土而出,是金色的幼芽。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向上生长。
抽枝、发芽。
花苞由下往上的出现,仿佛是被雕刻上去的一般精致。
一直长到瓶口的位置它才堪堪停下来。
“这——”金已经看呆了说不出话来,这已经是生命的奇迹。
“金。”
格瑞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似乎被暖色的光冲走了一大半的寒意,听起来温柔的不行。
“把手伸过来。”
“啊、嗯。”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的金乖乖把手伸过去,然后就被拉住了指头和格瑞的一起按在叶子的顶端。
那一瞬间瓶子里的植物光芒大盛,金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显得太过梦幻。只见金色的藤蔓盘旋而上,分别圈上了两人的无名指——极细却也富有韧性,一圈又一圈,一点又一点。
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然后看着金光敛去,最终露出内里的模样。
是两枚漂亮的戒指,叶子的形状,一圈圈缠绕,然后露出饰着的一朵小花。
——非常的精致,非常的漂亮。
太阳终于从遥远的地平线升起,两个人的背影被蒙上了层金色的碎屑。金看着格瑞那张好看的侧脸,又看了看无名指上的戒指,一时间失语。
他其实没想过要这么多,真的。
他只是喜欢格瑞,喜欢这个人,想要跟他在一起。因为在那样漫长的岁月里陪伴在他身边的从来都只有格瑞,只有他。
所以他只是觉得自己想再贪心一点,留住他。
但金从未想到格瑞会给予他这么多。
这么多。
完全在意料之外。
嘴角原本想上扬却忍不住垮了下来,金红了眼眶。
太温暖了,太舒服了。无论是阳光,还是格瑞,还是自己手上这枚小小的戒指。眼看着泪水要砸在手上的戒指,却被谁直接给接住。
凯莉没有说的是,这朵花唯有相爱的人才能唤醒。是一生一次,一次一生的花期。
格瑞凑了过来,阳光撒到他的眼睛里,衬的那双紫罗兰的眼睛分外好看。
“都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明明是责备一样的语气,却是带着笑音的。
格瑞在笑。
然后金看着他的样子,也不由傻笑出声。
“笨蛋。”
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格瑞按住这人的后脑勺把他压向自己。
唇与唇之间的相碰。
那一刻两人的眼里都只有彼此。
白日将黑暗燃烧殆尽,破晓而出。
太阳将再度把温暖给予回这片大地,然后在半月之后重归黑暗。
而他们的旅行,才刚刚开始。
End.


——

是给炒饭爸爸 @历史课戴表 的生贺,虽然已经迟到很久了

因为时间有点赶有写的不好的地方也请多见谅...!

愿意给评论就很开心了


评论 ( 30 )
热度 ( 179 )

© 东条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