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从最讨厌到最喜欢


“金那个家伙,今天放学的时候又是第一个跑出去的?”甜品店内,凯莉用叉子戳起了块蛋糕往嘴里送去,咀嚼间甜腻的滋味在嘴里化开,让她觉得心情好得很。

“啊、嗯。”紫堂幻看着对方有些凑近的动作,不动声色的往后移了些。

他们两个人正在谈的,是凹凸学院里上个学期刚转来的新生,金。他据说是从登格鲁小镇那边转过来的,可以说是一个相当自来熟的家伙,见到谁都特别热情的打招呼。

紫堂幻也正是因此才和金所熟识的,他们相处的还不错。只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一到放学了的时候,金就总显得十分焦急,几乎是在老师离开教室的同一刻,就抓了书包往外跑。

甚至连临了讲的那句再见,都是隔着扇窗户从外面喊进来的。

“他该不会是有小女朋友了吧。”凯莉坏心的笑了一声。

“女朋友?!”被这个猜测给吓到,紫堂幻手里的咖啡晃了晃。虽说金那样的性格找到女朋友也并不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但是他们现在还是上学期间,这样子肯定得影响学习的啊。

然而担心的话还没说出来,他就已经被凯莉给打断。

“不过,怎么可能呢——”

紫堂幻刚舒口气,就看见女生扒拉了两下手机,然后把屏幕对到他眼前,用着一种极为揶揄的语气跟他说道:“要找也肯定是男朋友啊。紫堂幻同学,恭喜你,终于失宠了。”

“啥?”紫堂幻不明所以,接过来一看,发现屏幕上亮着张不知何时何地何人拍下来的照片。上面只有了两个人,紫堂幻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正背对着镜头挥手的人来,那是金。而另一侧,对着金站的人,是一个他不认识的男生。

对方穿着的是他们另一个校区的校服,因为这边高三和高一高二是分开的,所以就连颜色也稍稍区分开了点。

只是因为拍照的距离实在是隔的太远,让人看不清个大概。就算如此,紫堂幻也仍能通过那个侧脸的轮廓判断出,对方恐怕是个长得还有些小帅的人。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看着这个人只觉得有点眼熟。

是不是在哪见过?他盯着那张照片细细思索。

然而下一秒凯莉就收回了手机,“怎么样,你要不要发表点什么绿绿的感言?”

“...我和金是朋友而已!”紫堂幻提高了些声音纠正。

“知道知道,开个玩笑而已。”凯莉按上锁屏键,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但是——”紫堂幻还在拼命回想,他是不是在哪见过那个人来着?

“但是什么?”凯莉问他。

“啊...没事。这大概是错觉吧。”

凯莉微微眯起了眼睛,嘴边带着些笑意,但并没有答话。


“格瑞!”

金出了校门之后就直接朝门口站着的人扑过去了。

然而还没等他凑到跟前,一只手就已经凭空挡在了他的额头前,令他动弹不得分毫。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一见面就扑过来。”

手从额头上缓缓离开,眼前便露出了那个人略带无奈的脸来。

“嘿嘿,我这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金得寸进尺的往前凑了些,“走不走?”

“走。”明显是被金的前半句话给噎了下,格瑞的声音显得有点梗塞。跟着转过了身,他们一前一后的走进旁边的巷子。

“格瑞,我跟你说,我这次单元测考的还挺不错。”

金稍稍加快了点步子,跟上格瑞的脚步。毛茸茸的脑袋从边上凑了过来,颇为得意的炫耀了一把。

格瑞瞥了他一眼,就见对方目光闪闪的看了回来,脸上写满了快夸我快问我这样的字样。于是他把目光收回来。

“哦。”

“哦?!哦是什么,格瑞你这也表现得太冷淡了点吧?”

没得到想象中的答复,金直接愣在了原地,满是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的发小。这种时候不应该表扬一下的吗,或者说敷衍的夸奖也行啊。

“......”格瑞没理他,继续目不斜视的看向前方走路。

结果不出半分钟,就听后面传来蹬蹬蹬一串脚步声。格瑞往边上一躲,正好避开了金那堪称信仰的一跃。但金反应也快,一下没扑着,直接转个弯胳膊肘拐上对方的脖子。

格瑞的手下意识抬了抬,但还是放回了身体一侧。

“你不夸夸我怎么能对得起你的良心啊,格瑞同学。”金义正言辞的批评道,然后见对方仍然没有什么反应后,眼珠转了转,“还是说你根本没有良心这东西?”

“这可不行啊,做人最基本的就是要有良心这种东西。没有良心那可是要遭天谴的,很可怕的!所以说,快来夸我格瑞,夸一夸我你的良心可能就会回来了。来,跟我念——金你太棒了,下次加油!”

“......”强忍着想一拳糊上对方脸的冲动,格瑞定定的看向挂在自己身上的那个家伙。

金看着他,眨眨眼睛。

“那我宁可不要。”

宁可不要良心这种东西。

“......”

“格瑞!你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你知不知道!”

“哦。”

“你又哦!你对待你最最最好的朋友,除了哦字还有别的什么话吗?!”

“嗯。”

“...绝交!”

“哦。”

“......”

“我开玩笑的格瑞。”

“嗯。”


金终于放弃了和格瑞的无意义对话。

他现在很生气,生气的后果会很严重。

“陨落吧流星,逆转吧命运!”

于是格瑞毫无防备的,被人嗷嗷叫着从半空中一跳的,拿箭头砍了刚做好没多久的头发。


“金。”

距离上一次叫对方名字的二十四又三小时后,格瑞开口。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关心你?”

“我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你。”


“当然。”

金总算是解了气,手腕一翻把箭头收了回去。

但紧接着就觉得不对劲,几乎是在头上那块阴影投过来的同时往后猛地一扯。

“不是,格瑞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壮士!!好汉!!!”


格瑞抽出了烈斩,一步步靠近。

紧接着不为人知的小巷深处,就传来了杀猪般的惨叫。


“呜格瑞你下手也太狠了点吧?”

金觉得自己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他一边呲牙咧嘴的查看自己的伤势,一边跟在格瑞的后面。

“是谁先招我的。”格瑞停下来,瞥了金一眼。

“呃...”

好像是他没错。

“是谁先动手的。”

“嗯...”

好像也是他没错。

“是谁昨天把我牛奶拿走了的。”

“哎...”

金看向一边。


“啊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啊格瑞。你说是吧?”


一声闷雷突然炸开。


“......”

“......”

金和格瑞同时看向天空,沉默无语。


“呃,我是说。快下雨了,我们赶紧回家吧。”


在迈进格瑞所在单元楼的同时,雨就下下来了。

而且声势浩大,几乎是刚开始下就劈头盖脸的往地上砸。

两个人站在楼门口,金穿的还是夏季的短袖校服,风吹过来的时候起了一阵子的鸡皮疙瘩。倒吸了口冷气,他没想到今天自己居然会这么的倒霉,探头探脑的往外看了看,金在想自己就这么跑回去有百分之多少的可能性绝对会感冒。

格瑞看着这家伙有抬脚往外跑的趋势,但又往后缩,就知道金心里在担心什么。从鼻子里呼出口气,白色的气团立刻消失在了冷口气中。他拽住了正跃跃欲试的金。

“到我家来。”

“嗯?”金一开始没反应过,但很快就摆摆手,“是不是不太好?”

“那再见。”

金犹豫了片刻,在客套客套冒雨回去,和不客气的留在格瑞家等雨停的杆秤中,果断选择了后者。

“不!”一转身他扑了上去,“请务必收留我!”


于是不到十分钟后,金就瘫在了格瑞家的沙发上。小口小口的喝着对方刚泡好的咖啡。

“啊,活过来了!”

长呼口气,金把头直接栽到了靠背上。

与此同时,格瑞正忙着把牛奶往微波炉里面放,然后就听见自己的发小没出息的长叹了一声,彻底赖在他的沙发上面。

“你作业写了吗。”

“...还没。”金的动作一僵。

“先去写。”

“格瑞你怎么跟我老姐一样...”

嘴上虽然抱怨,但金还是挣扎着从沙发里爬了出来去够书包。

“哦对了,顺便跟老姐通个电话。差点忘了。”

格瑞瞟了他一眼。

深度姐控。


虽然他很久之前就知道了。

在非常非常久之前。


“啊!我突然想起来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紫堂幻突然猛地一拍手掌停在原地。

凯莉正吃着棒棒糖,被他这么毫无防备的一吓,差点手一抖把糖给扔地上。

“你想来什么了?”

她黑着一张脸朝紫堂幻笑。

“......”紫堂幻下意识咽了口唾沫,但还是迫不及待的把这个刚刚想起来的,几乎让他要吓得原地跳起来的消息说了出来。

“那张照片里,照片里的那个人不就是咱们学校的年级第二,格瑞吗!”

“我听说,他也是什么镇转过来的。”

“难不成...”

想到某种可能性,紫堂幻看向凯莉。

后者眼里含笑的看了回来,虽然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不怀好意的成分在内。

“难不成金他是在原来的小镇里得罪过格瑞,所以被找上门来了?!”

想起来经常在小说里看到的那些欺凌桥段,紫堂幻倒吸口凉气。

“......”凯莉的嘴角抽了抽。

不该对笨蛋期望值太高,指的大概就是这个吧。


“来一份牛奶谢谢。”

金把作业在桌子上摊开,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没有。”

格瑞的回答也堪称冷漠。

“骗人,你刚刚开冰箱的时候我都看到了。”

“那是给有手有脚的人喝的牛奶。”

“...哦。”


金最终还是自己乖乖的去冰箱里拿了杯牛奶出来。

结果刚插上管就被人从身后给拿走了。

“诶诶诶?!”

金十分的不明所以,然后就看到对方往他面前砰的一声放了个碗。

凑过去看的时候,正是格瑞刚刚往微波炉里热的那一只。

里面的牛奶正因为先前的动作来回晃动着,上空冒些热气。

金很快反应过来,眼泪汪汪的看向身后的人深情无比:

“格瑞——!”


“你挡到我了。”格瑞没理他,绕过金把手里的冰牛奶倒在新碗里,然后再次放进微波炉内。

“......”金决定收起他的深情。

然而嘴角还是有些忍不住的往上扬。

“嘿嘿。”


金小口的喝了下碗里的牛奶,觉得整个人仿佛都浸泡在了温温热热的温泉水中。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让人什么都不想做,只是觉得就这么待着,身体就能轻飘飘的飞起来。

格瑞的温柔,总是让人觉得要飘。

这是他迟了有两三年才发现的事情,索性还不是太晚。


其实早在一开始的时候,金是没有那么喜欢格瑞的。

甚至连不喜欢都说不上,应该说是单纯地讨厌。

因为没有人会刚接触就喜欢上一个,冷漠寡言,性格看起来又有点那么臭屁的家伙的。

即使是他的外表再好看。

年少的金性格本来就很受人欢迎,所以自然人缘也好的没话说。每天都和朋友们在外面从早嗨到晚,回家倒头就睡,第二天继续出去玩。

他很享受这种被人喜欢的感觉,也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因此金下意识就以为,新搬来的格瑞应该也会很喜欢他才对。

于是在隔壁安顿好的第一天,金就直接屁颠颠的跑过去拜访了。

“Hello?有人么?”

在连续敲了好几下门都没人开以后,金觉得有点诧异。

这么早就出门的吗。

不过没两分钟,门就被人从里面给打开了。金毫无防备,直接被打开的门给拍了个正着,嗷的一声抱住脸就蹲到地上痛叫。

“什么事?”

听见上方传来句极为冷淡的声音,金吃痛的捂着脸站起来。

“你,你好。我叫金,请多多关照。”他撒开手,摆了个自以为最帅的POSE。

“格瑞,多多关照。”

说完,门就被啪的一声关上了。

“呃....呃?!”

金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扇门再度被人面无表情的关上。

先不说礼不礼貌的问题吧,明明是撞了他的脸为什么连句道歉都没有?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也是金后来对格瑞不是很喜欢的主要原因。

“这家伙也,太太太拽了吧!”


第一步,是跟对方成为好朋友。

然后第二步,是狠狠地甩掉他,让他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对人这么冷淡。

这是金躺在床上声称养脸阶段时,想出的两个战略性目标。


于是他之后的日子里,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用在了黏在格瑞旁边说话这件事。

“格瑞!你又去狩猎吗?等等我等等我。”

眼看着对方推开门出来,金立刻从窗口那儿喊了一句然后蹬蹬蹬转身下楼一气呵成。

格瑞扛着烈斩站在原地等他。

金快走了几步跟过来。

“我说过,那个地方很危险的。”

闭了闭眼,格瑞重复着这句不知道说过多少遍的话。

“没事没事!”金大大咧咧的朝他笑,“我是谁啊,没问题的。”

“......”格瑞看着对方的样子,眼里波动了下,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去。

“随你吧。”

“好嘞!”

几乎是在格瑞背过去的同时,金脸上的笑淡了些。


这是他战略性目标的第一步。

先黏住对方成为他的好朋友——


“都说了让你不要跟过来了。”

在魔兽被格瑞一烈斩砍在脑袋上彻底失去生机后,格瑞一扭绿色大刀从它的身上跳了下来,径直走向了正坐在地上一个劲揉脚踝的金。

刚刚在战斗的时候,金一不小心扭伤到脚,到现在还有些钻心的痛。

“不就是脚痛吗。”

不愿意让对方看见自己这幅吃亏的样子,金咬咬牙决定借力站起来,结果刚站好,脚踝那里便又是一阵扎心的痛。

格瑞见状皱了皱眉。

“坐下。”

“咦?”

什么意思

“你坐下。”

金没明白,但还是乖乖的坐了下去。

然后就见格瑞猛地凑近,抬手把他从地上给抱了起来。

还是公主抱的那一种。

“等下?!”

猛地升空,失重感一下让金没忍住叫出声。

不过很快意识到自己都喊了些什么以后,金的耳朵尖腾的就红了。

然后顺便把错全部都推到了格瑞身上。

崴脚也好,失态也好。

全部都是格瑞的错。

然后这么一想,金就更不喜欢格瑞了。


“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金别扭这个姿势,好歹他也是个大男人,这种姿势实在是有点丢脸。

“别吵。”格瑞感觉到怀里的人动来动去,十分的不安分,“你要是再吵我就撒手。”

“......”

在屁股痛和乖乖被公主抱之间权衡了下,金决定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谢谢。”


于是那天,金是被格瑞给抱回家的。

恰好秋还不在家,在按了好久的门铃都没人来开之后,格瑞把金带到了自己家里。

“哇,你们家好整齐。”

金还是第一次进格瑞的家里,但他此刻只能一蹦一跳的往前走。

毕竟左脚的痛实在是太扎心了。

“坐好。”

格瑞拉了把椅子,金乖乖的坐上去。然后就看见对方熟练地从柜子里掏出了绷带和药,拿到他跟前。

先是拧开瓶子闻了闻,然后格瑞皱起眉转身就走。

“诶?你去哪里。”

金有点不明所以。

“药坏了。”格瑞的声音远远传过来。

“坏了?可是我看它还是满的啊。”

说话间格瑞已经拿了瓶新的回来,没理会金的疑问,他蹲下身,把药拍到了金高高肿起的脚踝上。

“痛痛痛!”金被对方弄得一下就呲牙咧嘴的叫出声,一个劲的让轻一点轻一点。好不容易把药都给拍上去了,绷带也绑好之后,他才安分下来。

这才想起先前那个话题。

“话说格瑞你也太浪费了吧,那个一点都没用过耶。我姐说了,浪费可耻。”

格瑞看向金的眼神有点微妙,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那天之后,其实金对格瑞也没有那么的讨厌了。

其实本来就在相处的过程中,金就忘记了自己一开始的目的。

有的时候如果不是刻意去提醒自己,他甚至会真有种他们就是最好朋友的感觉。

“其实这家伙,也没有那么讨厌的啊。”

坐在旁边的地上,金看着格瑞的背影眯起眼。


这是一个好的契机。

但紧接着他们所有人都没能预料到的,就是秋的离开。

“我会照顾好他的。”

临走的时候,格瑞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金的家门口。

金当时特别舍不得姐姐的离开,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结果一听到格瑞的声音直接冲回了屋子拿毛巾擦脸。

他不能输,在格瑞面前丢脸这种事情他早就说过不会有第二遍。

即使是在这种时候。

“那个孩子就多拜托你了。”

秋揉了揉格瑞的头,蹲下身。

“嗯。”

格瑞点点头。

“虽然他有的时候会比较倔,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包容他。我这么说会不会有点过分了...?”

看了眼蹬蹬蹬跑上楼的金,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不会。”

“咦?”

“他是个很好的孩子。”说到孩子两个字的时候,格瑞顿了顿,显然他是受了秋用词的影响,但很快咳嗽了两声就恢复正常。

“我会照顾好他的。”

“噗。”秋没忍住笑了出来,拿手拍拍格瑞的肩。

“那就拜托你啦。”


“拜托什么?”

金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回来,正好听到这句话。

“我把你拜托给格瑞了,之后好好跟着他,别乱惹事听到没?”

“啊?!”

金那一刻的表情堪称精彩,或者是过山车。半晌都没缓过来劲。

“不愿意?”秋有点疑惑。

“怎么会,怎么会。”

金立刻换上那副大大咧咧的笑,伸手去搂格瑞。

“咱俩可是最好的朋友了。”

格瑞看向金,眼睛微微眯起。

“嗯。”


被姐姐拜托给格瑞照顾,这是金始料未及的事情。

他哎了好半天,结果发现外面突然下了雨,一想到秋走的时候可能没有拿伞。金直接从柜子上拿了东西就往外跑。

可能是他今天运气就是很不顺吧。

回来的路被一棵树给拦腰折断。

“这可怎么办...”

金有些焦急,现在天还下着雨,他完全没办法翻过去。如果一个脚滑往边上下去了,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但是姐姐已经走了,现下也没有人能来帮他。

不,也许还有一个,那就是格瑞。

不过这种天气,他肯定是窝在家里的吧。

“与其指望那种碰别人脸都不管不顾的人救我,还不如自己想点办法来得快。”金咬着大拇指想对策。

然后他还是决定了从树上翻过去。

但是现实往往比想象残酷。

他下不来了。

“我去。”

看了看身子下面就是几千米深的悬崖,金倒抽口冷气。

“苍天啊大地,求你了快来个人拯救我吧。无论谁也好,我发誓只要他救我,我就把他当做我最最好的朋友。”

然后格瑞出现了。

他举着把蓝色的伞站在路的另一头。

“你是怎么到那里去的!”

不知道是不是金的错觉,他居然听出了格瑞在担心他。

但眼下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别动。”

格瑞把伞扔到了地上,直接翻身就轻巧的落在了树身上。然后一手握着枝干,一手抓住金的手腕把他往上带。

俩人费了好大的劲才爬上来之后,然后动作一致的瘫坐在了原地。

金有点后怕,眼眶泛红,但是没有哭。

“你是笨蛋吗。”格瑞看他。

“我才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金的心里涌现出了一股很奇妙的感觉。

就好像是心里一直存在的火苗,噗的一声燃烧起来了。

在这冻得哆嗦的雨天。

或许格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差。

他偷偷瞥向一边的格瑞,对方正上下检查着伞看有没有破损。

金觉得自己应该是讨厌格瑞讨厌到没边的那种,但眼下看来,好像不是。

但究竟是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就因为帮他包扎了伤?就因为他来救了他?

金不明白。


但他突然就是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的讨厌格瑞了。

“我知道,你不是很喜欢我。”

然而格瑞的声音突然从身边响起,像是一道雷鸣在金的耳边炸开。

他的瞳孔猛地缩紧。

“你在说什么啊,格瑞。”

金笑笑,就是有点勉强。

“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现在真的是。

我开始喜欢上你了。


“我看得出来。”格瑞回头,“但是,不管你讨厌我也好,不想跟我待在一起也罢。既然你的姐姐说了,我也肯定要好好照顾你。”

“而且我也不讨厌你,你是个很好的人,金。你还可以变得更好,但绝不能仅仅因为我而变成你讨厌的样子。”

雨仍旧在下,格瑞的话却像是顺着雨滴一点点融入到了皮肤表面,心里面去。

但是,不是这样的。

我不是讨厌你。

不是的。

“所以,就算是不喜欢我——”格瑞低垂着眼,紫罗兰的眼睛里一片浓郁化不开的颜色。

“不是的!”

金的这句话甚至有些破音,格瑞愣住。

“不是的。”

他又重复了一遍。

“我不讨厌格瑞,一点都不讨厌。只是一开始走错了方向而已,现在我是真的很想跟你待在一块儿...”


早就不是了。

为什么他没能早点察觉到呢。


“...我很开心。”

“都说了不是....咦?!格瑞你说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该回去了。”

“等等我!!我这才刚刚跟你抒情完你就跑?!”

“哦。”

“哦是什么意思啊!!!”


金大呼小叫的跟了上去,但是脸上却带着笑意。

他很感谢格瑞的点到为止,不过分的深究。

非常的感谢。


“话说我突然想起来你这家伙超浪费的。”

回去的路上,金开始没话找话。

“为什么。”

“你还记得那瓶药水吗,太可惜了吧。”

“都是你的锅好吗。”

“啥?”

“...本来是要给你弄脸的,但谁知道我再推门你就不见了。”

“......”


金突然就很想哭了。

原来他们认识的一开始就是个单方面的误会。

不过还好,这个误会解开的还不算迟。

一点都不算迟。


“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

“哦。”

“...诚意呢?!”金暴怒。


这就是他们的友谊开始了。

思绪像是毛线球一样越滚越远,金端着热牛奶小口的喝着。

他仿佛就站在毛线的这一端,看着那一端的自己。

追着格瑞来到这个学校,本来就是他的决定。


格瑞就是这么好,也值得这么好。


一口喝尽,金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白痴吗你。”

格瑞看着这家伙不知道为什么又嘿嘿的笑起来,叹口气。


“最喜欢格瑞了。”

“......”


这个世界上很多的事情其实都只是冰山一角,浮水一萍。

人们从来都只看得到露出的那一部分冰面而忽视海下隐藏的那部分。

金就是这样。

格瑞看得到金很多别人看不到的闪光点。

所以他才会被吸引,会去在内里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就像是一个挖宝藏的人,越往下挖,越令人惊喜。

所以就算是在一开始的不被喜欢,他也一直有种很奇怪的预感。

那就是他们一定能够走下去。


“啊,是紫堂的电话。”

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金把它接通放在耳边。

“喂?”

“呜哇金你还好吗!”

“嗯?我很好啊。”他不明所以。

“我听说你跟年级第二走在一起,你是不是被挟持了啊,我要不要和凯莉去救——”

然而话没说完就听到凯莉那边的声音。

“你笨请别把我也带上一起笨。”

“噗...”金笑了笑。

然后看向一旁的格瑞。


“是最好的朋友啦。”

“最好最好的。”


他们或许曾经误会过,背向而驰过。

但终究还是会被吸引,牢牢的捆绑在一起。

没有为什么,这大概就是人与人之间相交往最奇怪的一点了吧。


当然,

——他们还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END.


写到最后就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总之挺微妙的一个梗吧。

因为想到两个人不可能一开始认识就这样顺利什么的。

回头好好修一下,现在该睡觉了。


他们的误会解开的还不算迟。

一点都不算。

“还能一起走多久呢?”

“很久很久。”


求小心心和评论!!!!

呜呜能得到评论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了。

评论 ( 115 )
热度 ( 890 )

© 东条北! | Powered by LOFTER